您的位置 : 首頁> 懸疑 > 三七堂病案簿 >

《三七堂病案簿》小說全文在線閱讀 趙寒涇馮煙小說閱讀

時間:2019-10-11 23:27:21編輯:終遇你

獨家小說《三七堂病案簿》是衡巷生所編寫的懸疑風格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趙寒涇馮煙,內容主要講述:趙寒涇不喜歡過年。起碼從前是不喜歡的。或許是幼時獨居過太久,于他而言,“年”不過是門上新換的一對桃符、元旦里辟瘟疫的一盞屠蘇酒,是大清早便劈啪作響的爆竹聲,是小孩子頸間掛著的壓勝錢,是人們見面便要講的...

《三七堂病案簿》 《三七堂病案簿》小說全文在線閱讀 趙寒涇馮煙小說閱讀 免費試讀

三七堂病案簿 第十八章(如松柏之茂) 免費試讀

趙寒涇不喜歡過年。

起碼從前是不喜歡的。

或許是幼時獨居過太久,于他而言,“年”不過是門上新換的一對桃符、元旦里辟瘟疫的一盞屠蘇酒,是大清早便劈啪作響的爆竹聲,是小孩子頸間掛著的壓勝錢,是人們見面便要講的幾句無意義的吉利話兒。等老爹過世之后,他便連桃符也沒有了,只能閉緊院門,挑塊白布蓋住那“三七堂”的匾,對著幾碟白水煮菜蒸咸魚,獨自飲那祛風散寒的藥酒。

至于今年嘛......

“師父師父!”小學徒被酒味兒嗆得直吸氣,卻還是殷勤地斟好一杯屠蘇酒,塞到他手里,“喝了這杯酒,祝師父又老一歲,離成為名震涇江府的大神醫更進一步!”

“......”趙郎中不禁捫心自問,是自己平時感慨年資問題感慨得太多了嗎,大過年的,這什么倒霉徒弟??

這倒霉徒弟姓肖,大名喚作肖海山,大家伙兒都喊他小海山兒,過完年也才剛五歲。若問他為啥十八歲就開始收徒弟,這緣故且要歸到馮阿嫣的身上。

“師叔教我這么說噠。”小海山圍著他師父撲騰了一圈,講起話來又脆生又清亮,“師叔說,師父最大的心愿,就是做個有口皆碑的神醫,撐起咱家醫館的招牌!師叔還說,只要我這么說了,師父就能再賞我十文壓勝錢!”

對不住,為師真沒你師叔講的這么有抱負,為師只想混口飯賺點兒錢趁著能喘氣多吃幾盤肉。但趙郎中不能給年幼的小徒弟潑冷水,更不能給徒弟揭露他師叔的真面目,只好掏出十文錢,塞到小海山衣襟上別著的小荷包里:“去廚房問問你師叔,到底什么時候開飯。”

說起來,收了這么個包吃包住的學徒,最開始不過是因為他與馮阿嫣孤男寡女的,往后共住同一屋檐下,總要避嫌一二;可怎么個避嫌法兒,卻愁煞了小郎中。

喊崔師兄回來住?不合適。

聘個伙計來幫工?他怕不夠牢靠。

思前想后,趙郎中發現,要想既達到目的、又不至于暴露了阿嫣的身份,那還是得尋個年紀不大的娃娃,收來做徒弟。到時候,阿嫣只管準備著來年三月的醫士科,自己每天都把小徒弟拴在身邊背書,看誰還能說出什么閑話來。

于是,當他蹲在地上摸了一下午、卻只摸回來四百九十九枚銅板時,趙寒涇終于記了起來,得把“自己打算收個徒弟,恰好肖秀才家要舍了二兒子做學徒”這件事告訴阿嫣。

“收個徒弟?”馮阿嫣看他站得直打晃兒,趕忙扶住了他,“肖秀才家的二兒子?”

趙郎中蹲得太久,猛地站起來,兩腳發麻不說,眼前也是一陣黑,全靠她這么一攙扶才沒摔倒。他心里門兒清,收學徒這件事,他沒跟阿嫣講過便自己給定下了,屬于先斬后奏,于是乎便有些心虛地解釋道:“總不能只我們兩個住在一家,要被說閑話的......我都打聽好了的,他家三個男孩兒,肖秀才自己考試得花錢,最大的念塾堂得花錢;最小的還在吃奶,給媳婦兒燉補湯也得花錢,實在是養不起這么多,便要把中間兒那個舍出去做個學徒,身家什么的都清白得很......反正,要是談妥了,這娃娃就我來帶著,不麻煩你。”

“肖秀才住哪兒?遠么?”她家小郎中說得不無道理,只要這孩子來歷足夠清晰,容他收個徒弟也無妨。

“涇江府城外五里肖家壩。”見她松動了幾分,趙郎中又精神起來,興沖沖謀劃著,“我家沒有女子合用的衣裳物件兒,你先湊合一晚上,明天我們就去涇江府置辦。正好,回來時拐個彎就是肖家壩,順道就能把孩子給接回來。”

當初在涇南山時,兩人是講好了的,他祭拜過老爹便先回青蒿縣,阿嫣先跟馮煙談妥再下山。可趙寒涇到家之后,非但沒感到什么劫后余生的喜悅,反而連著五六個晚上睡不著,生怕她沒吵得過馮煙。這下總算把人給等到了,且胖揍了錢一刀出氣,小郎中難得睡足個好覺,第二天一大早便套了驢車,載著阿嫣往府城去。

“你也瞧見了,這一年來,醫館的進項不大好,所以......”他有模有樣地扥著韁繩,試圖跟她打商量,“哎呀,所以就是,就是......我現在沒什么錢,你可得省著些花用。”

馮阿嫣聽他窘迫得有些結巴,只覺得這人可真好玩,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好,我曉得啦。”

她答應得痛快,可小郎中還是覺得不得勁兒。這不得勁兒并非心虛,而是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繞在心尖尖上,百驅不散。他此前從未體驗過此等情緒,更遑論弄懂這到底是啥,只好放任它作怪:“真沒關系么?你以前那么闊的,現在卻要過這種小縣城里的日子。”

“總比沒得日子過強吧?”她倒不覺得這有什么,只暗暗盤算著下一步的路數,“等進了府城,你先帶我到城東找一家李記當鋪,我把這簪子當了。”

......趙郎中心里越發不是滋味。

已經差到要阿嫣典當舊物的地步了嗎。

馮阿嫣順利跟當鋪掌柜對上暗號接了頭,確定這條暗線還沒反水,便把藏著鑰匙的簪子交給掌柜,并托掌柜替自己奏請就地潛伏繼續調查。可從李記當鋪出來時,她卻發現,趙郎中的驢車沒等在當鋪外,而是停到了街對面一家脂粉鋪子的門口。

在驗看過號稱全涇江最好的香粉之后,趙寒涇耐住被驢了的火氣,沖那伙計勾了勾手。他手肘拄在柜臺上,湊過去壓低聲音道:“您欺我不識貨?這香粉哪是珍珠磨的,分明就是蚌殼。”

府城畢竟是府城,這會兒在鋪子里挑選香粉口脂的,多半是些丫鬟陪同著的太太、小姐,都出自城中有錢有勢的人家。那伙計驚疑地望著他,十分懷疑他是來砸場子的同行:“先生何方發財?”

“您誤會了,我不賣香粉,我就是個給人瞧病的郎中。”可巧他聽到自家驢開始嚼糖的動靜,知道是阿嫣在喂驢,便順手往門外指去,“看見沒,那就是我師妹。我師妹脾氣可比我沖,藥理學得比我好,還練過什么刀法,混過碼頭的。她要是知道,我單為貪這么幾個便宜,買了假貨回去誆她,明天就能砸了你家店門,嚷嚷得全涇江府都知道,您家以次充好。”

小郎中慢聲細語笑面盈盈地補著刀:“到時候,您這鋪子,還開得下去么?就算能開下去,那掌柜的也得辭了您啊。”

伙計:“......”

走眼了,別看這廝穿得窮酸趕著破驢車還長一副餓死鬼的模樣,人家是耍大刀混碼頭的江湖客。

就在馮阿嫣等得有些急了的時候,趙寒涇終于從鋪子里鉆了出來,還順手塞給她一個大紙包。她打開紙包一看,圓的方的、大漆的螺鈿的,七八只木盒堆在里頭,俱貼了寫著商號的花箋,盡是些女孩子用的妝品。

“胭脂水粉,算我送你的,不扣錢。”趙郎中剛體驗完一把狐假虎威的快樂,連帶著那張蠟白的臉兒也多了幾分活潑,“會用不?不過我也不會,你自己試著往臉上糊嘛。”

馮阿嫣拎了拎那紙包,嚯,還挺沉。

方才誰說的,醫館里這一年來進項不好,可得節省來著?

收了脂粉,倆人高高興興去看衣裳。雖說趙郎中只購的起葛布細棉,買東西的眼光卻很不錯,如今更兼有師妹撐腰,敢同店家講價,倒比預算少花了不少的銀錢。置辦過秋冬衣裙,他又特意去買了幾樣合用的頭繩荷包,再仿著她那沉水香簪的模樣尋了支銀的,心里才徹底地穩妥了,帶著師妹到肖家壩接徒弟。

學徒跟塾堂里的學生不同,算是半個雇工,也要照市價開支薪水。趙郎中算好三年的工,湊整付了肖秀才八貫錢,便把一個吸溜著鼻涕的小屁孩給抱上了驢車。許是肖秀才成天只曉得做文章的緣故,這娃娃跟他親爹一點兒都不親,倒喜歡往趙寒涇懷里鉆,仰著小臉兒跟他討要剛買回來的麥芽糖。

等到三個月后,小海山徹底忘了自己親爹是哪個,每天圍著趙郎中轉圈圈,滿口都是“師叔說”“師叔說”

他師叔到底給他灌了什么迷魂湯?

外頭時不時響起一陣爆竹聲,小郎中懶洋洋窩在炕上,一邊給葵花籽剝殼,一邊等年夜飯。等到小碟子里堆滿了雀舌似的瓜子仁兒,他突然就明白了,為什么世間人都喜歡過年。

過年能吃到想吃的東西,過年能見到想見的人。

“來,我昨天剛跟六嬸兒學的扒肘子,嘗嘗怎么樣。”馮阿嫣把個大瓷盆端到炕桌上。她今天的發髻照比往常復雜許多,也漂亮許多,插著小郎中買給她的銀簪子,還應景地別了細絹扎出來的雪柳、銀箔打出來的鬧蛾兒。

“肘子!”趙寒涇兩眼放光,卻還是抿了抿唇,故作矜持地把小碟子推給她,“都忙一上午了,吃點兒零嘴。”

他記得她喜歡瓜子仁的。

她卻沒拈來吃,而是變戲法兒似的掏出朵朱紅色的山茶花,簪到了小郎中的幞頭邊,笑著祝道:“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壽,不騫不崩;如松柏之茂,如不爾或承—師兄,你戴這花兒可真俊。”

趙寒涇眨了眨眼,只覺得自己腦袋上頂了一整個青陽的春色,沉得他不敢動脖子。

原來,吉利話并非都是毫無意義的。

端看從誰口中講出來而已。

三七堂病案簿

三七堂病案簿

作者:終遇你類型:懸疑狀態:已完結

很喜歡作者的故事和文筆,能讓人深思的小說,贊!

小說詳情
北京快乐8稳赚选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