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短篇 > 謀愛入局 >

《謀愛入局》劉多安周唯大結局精彩閱讀

時間:2019-12-11 15:44:25編輯:冷清清

主角叫劉多安周唯的小說是《謀愛入局》,是作者躲魚貓寫的一本短篇言情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用小鹿亂撞已經不足以來形容我此刻的心情狀態,畢竟我的內心猶如幾十群的豬跑來跑去的不斷奔騰起伏,我的嘴巴仿佛暫時被膠水封住,竟連張開的都吃力。而我整個人,也像是被變戲法的定住,身體動彈不得。挪了挪身體,...

謀愛入局

推薦指數:

《謀愛入局》在線閱讀

《謀愛入局》 《謀愛入局》劉多安周唯大結局精彩閱讀 免費試讀

謀愛入局 010我會缺男人? 免費試讀

用小鹿亂撞已經不足以來形容我此刻的心情狀態,畢竟我的內心猶如幾十群的豬跑來跑去的不斷奔騰起伏,我的嘴巴仿佛暫時被膠水封住,竟連張開的都吃力。而我整個人,也像是被變戲法的定住,身體動彈不得。

挪了挪身體,臉微微轉過來對著我的耳朵吹氣,周唯語速更慢:“劉多安,我喜歡你,是因為你是我認識的眾多女人中玩得最開的一個。但我不太確定你喜歡我什么。你是比較喜歡我在上面,或是在后面?還是你最喜歡那個你用手勾住我脖子,我抱著你上上下下進進出出的那個姿勢?。”

他給予的所有魔法,頃刻被他語氣里濃淡相宜的輕蔑沖刷得煙消云散丁點不剩,我的拳頭捏起,但卻很快喪氣松開。

換做我是男人,只要我稍稍歷練多一點,我或者也會對那種第一次見面就隨隨便便將自己交付出去的女人抱有藐視。所以我此刻承受他這不動聲色的羞辱,都是我活該。

意氣闌珊,我將身體往車門的方向躲,冷淡說:“周總,雖說大家都是成年人,開開玩笑沒什么,但什么都該有個度,太過火就不好玩了。”

將自己坐正過來,周唯慢騰騰將安全帶系上,他撇了撇嘴:“明明是你先開的頭,斗不過我就惱羞成怒,什么玩意。”

莫名有股煩躁在身體里流淌,我反復咬唇一陣最終啥也沒說,埋下臉繼續把導航調節好,隨即發動了車子。

靠著不要臉贏了我一把,周唯那丫估計心情舒暢了,他沒再理會我,他很快靠著瞇起眼睛,優哉游哉的。

我不得不慶幸他沒再惹我。

畢竟我現在就像一桶汽油,隨隨便便弄點火花,我都能炸起來。

相安無事,一路沉寂,總算無風無浪的來到了金海灘。

我剛剛把車停下,周唯這廝就滾了下去,他向前走沒幾步又折返回來,把那袋樣板紙拎上,再順帶拽不拉吉的沖我說:“你別磨磨嘰嘰得像只被人打斷腿的蝸牛。動作快點能死?”

他就是眼瞎,沒看到我是在鎖車?

在心里面朝他翻了幾百個白眼,我表面卻不動聲色:“好,馬上。”

與他并肩走在綠樹林蔭里,陽光透過樹葉間隙斑駁落下,將他與我的影子若隱若現投放在地板上,我忽然有些恍惚。

截止到目前為止,我與周唯滿打滿的認識約摸三年,這竟是我第一次與他沐浴著同一寸陽光。

我正晃神間,周唯這丫冷不丁的:“你有沒有男朋友?”

完全被他天馬行空的跳躍,弄得有些應接不暇,我呲起嘴角:“啥?”

往前兩步再轉過身來,周唯極致嫌棄地瞅了我一眼:“那我換個問法,你最近有沒有固定的床伴?”

他那個眼神就像根小鐵絲似的穿透我的心,那些隱隱的不適支配著我,讓我不愿再端著該有的界限扯淡什么周總我們不談私事比較好吧這類廢話,我而是揚起眉梢無所謂地輕笑:“你覺得,我會缺男人?”

箭步上前,周唯這丫硬生生把那袋紙板塞回我手里:“你找你男人幫你提吧。”

扔下這么一句話,這廝兩腳生風,走得飛快。

穿著高跟鞋再拎個大包袱,我就像只瘸腿的狗子,跟到別墅門口,額頭上已經沁出細細的汗。

站在前廳,周唯不太耐煩掃我一眼,有些氣鼓鼓的樣子:“劉多安,你能不能把你撩撥男人的效率,帶到工作中來?”

鬼知道他是吃火藥了還是咋的,懶得跟他計較,我郁悶上前,主動提起正經事:“周總,我們是先去看會場,還是先看贈品…”

歪著臉橫掃我,周唯眉宇間的不耐更濃:“你現在怎么索索叨叨的像個老太婆?我讓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別那么多廢話!”

這幾年我碰到過比他態度還惡劣上十倍的客戶,但此刻內心的不是滋味凌駕所有。

悶悶的,我掐著嗓子:“好,我等著周總安排。”

點燃一根煙,猛的吸上兩口,周唯像炫耀他眼大似的再瞪我:“到二樓去找蘇小姐,她會跟你洽談細節。”

在我之前,已經有十余家公司侯在那里,而且其中不乏有做主材料的。

我心里面止不住的暗罵,周唯這丫喊我到他辦公室去,分明就是想找個免費司機載他過來的,靠靠靠。至于他剛剛裝模作樣說什么流行元素之類的,分明就是掩飾他踏馬想把我當司機的真相。

就在我快在心里面把那廝罵得脫掉幾層皮之際,終于輪到我了。

周唯嘴里面的那個蘇小姐,全名叫蘇小連,是寶路采購部主管,她看起來比我大不了多少歲,但她的強勢氣場,與她年紀極其不符。

在我帶來的紙樣里挑挑揀揀了將近十分鐘,她終于敲定材質,她也壓根沒怎么問我意見,就嗶嗶提了一堆要求。

盡管這種交流方式,不太被我認同,但事實上我對這類客戶也不討厭,畢竟她知道自己想要啥,也會把她想要啥表達清楚。

好不容易把工藝方面扯清楚,我正要舒一口氣,蘇小連斂下眉,一邊在紙上做著記錄一邊道:“劉小姐,大致的方向你應該都清楚了。但你還不能走,今天晚上零點左右,主會場那邊初步布置效果,你留下來看看現場,再結合我提的要求弄,好好把關,樣品和報價單要在星期五下午下班之前交過來。”

我點了點頭:“好的,謝謝蘇小姐。”

抬起眼簾,蘇小連的視線突兀定在我的臉上:“還有劉小姐,包裝盒是我們公司小到不能再小的輔料,以后有什么事你直接找我就行。你找周總的話,周總會質疑我的工作效率,希望你配合我工作。”

盡管她端著一副公事公辦的認真勁,可我卻嗅到蘇小連語氣里微微的針對。

這幾年我接觸過的采購,沒有一千也有幾百,確實有那么部分采購,不太樂意供應商越過他們,直接找到老板那里去。

趕緊的堆上笑容,我說:“之前確實是我的不對,謝謝蘇小姐的提點,我后面會注意的。”

對我這個回應不置可否,蘇小連毫不客氣的:“我還有別的供應商要見,實在沒空陪你客套。”

被采購拽幾句是稀松平常的事,我仍舊保持笑容。

從別墅里出來,天已經微微黑了。

把那一袋子紙板扔回到車上,我知道在這里度假區,吃飯肯定貴得慘絕人寰,我還在湊錢還給羅智中,能省點是點,于是我從車里翻了瓶礦泉水和前幾天吃剩的半袋餅干,站在車旁隨便對付了幾口。

這時,一陣海風穿過密林徐徐吹來,帶著混合的淡淡花香,我忍不住循著海風的方向往前走,尋思著到沙灘溜溜。

剛剛穿出停車場,我的手機響了。

下蠻力捏著手機盯著屏幕好一陣,反復遲疑,我終是接起來:“有什么事?”

那頭窸窸窣窣十幾秒,對方聲音微怯生:“安安…你吃晚飯了嗎?”

這個女人,她是我媽,她生我養我,可我更愿意直接喊她名字,喊她叫黃芳。

因為我認為,她擔當不起“媽”那個稱呼。

抽了抽鼻子,我冷冷的:“說重點。”

低嘆了一口氣,黃芳更怯:“安安,你哥他最近盤了個小理發店,他這次干得還不錯,你嫂子也一起去幫忙,他們…”

她聲音不大,我的耳膜卻被刺得生痛,我忍不住打斷她:“不需要告訴我劉多明現在怎么樣,他要上天入地都跟我沒關系。”

估計怕我像以前那樣兩言不合掛她電話,黃芳一下子急了:“安安,是這樣的,你哥和嫂子說豆沙包現在也一歲半了,再過一年多得上學,如果他們在縣城買套商品房,后面豆沙包就可以就近選學校。所以…所以…”

得,明白了。

黃芳寧愿冒著要受我氣的結果打來電話,是想要錢,給劉多明買房。

心里憋著一口悶氣,我凜若冰霜:“你不要開口問我要錢。首先我現在手頭也緊,但我不怕老實告訴你,即使我現在身上錢花不完,我寧愿捆成堆去砸水鴨,我也不會掏一分錢給劉多明。他有錢,他就算買下北京和長城我都沒意見。但是等我掏這個錢,下輩子吧。沒別的事,我掛了。”

即使確實有些怕我,但一聽我這話,黃芳不太樂意了:“你哥沒敢直接要你的錢,他是想問你借。你沒錢就說沒錢,干嘛把話說得那么難聽那么絕情。”

神經線像是被什么掐了一下,我眼眶徒然一澀,我突兀難以自控地提高聲音,我幾乎是吼的:“黃芳,論絕情,你認為我比得過你嗎?”

死一般的寂靜過后,黃芳語氣里已經有淺淺哽咽:“安安,當年有辦法的話,你以為我愿意做那些造孽的事嗎…”

掛掉電話后,內心止不住的寂寥猶如滕科植物不斷攀爬吞噬,我耷拉著滿腔的煩悶正要繼續往前,身后突兀傳來一陣錯落有致的腳步聲。

我下意識往回看,只見周唯兩手插在口袋上,像螃蟹般橫行在離我沒幾米的地方。

謀愛入局

謀愛入局

作者:冷清清類型:短篇狀態:已完結

很喜歡作者的故事和文筆,能讓人深思的小說,贊!

小說詳情
北京快乐8稳赚选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