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短篇 >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小說章節列表免費閱讀 藍悠言薛行鋒小說閱讀

時間:2019-12-09 18:06:10編輯:蝶霜飛

主角是藍悠言薛行鋒的小說叫做《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它的作者是閑雨傾心創作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初春時節,夜里微涼,藍悠言感覺到一絲涼意,她向著一邊摸到了被子,便整個人鉆進了暖和的被窩中。終于不冷了,可是藍悠言感覺有人在扯她的被子,藍悠言死死的抓著被子不放,可是呼啦一下,藍悠言感覺身上一涼,整張...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小說章節列表免費閱讀 藍悠言薛行鋒小說閱讀 免費試讀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第10章 輕薄? 免費試讀

初春時節,夜里微涼,藍悠言感覺到一絲涼意,她向著一邊摸到了被子,便整個人鉆進了暖和的被窩中。

終于不冷了,可是藍悠言感覺有人在扯她的被子,藍悠言死死的抓著被子不放,可是呼啦一下,藍悠言感覺身上一涼,整張被子都被扯了去。

睡的懵懂的藍悠言生氣的睜開眼睛,看見被子蓋在薛行鋒的身上,藍悠言一時間氣不過,決定再把被子搶回來,可是薛行鋒卻死死的抓著被子不放,藍悠言也不甘示弱,和薛行鋒展開了一場長距離的拉鋸戰。可是藍悠言的力氣哪里比得過薛行鋒,薛行鋒一個用力,便連帶著被子和藍悠言一同拽了過來。

藍悠言跌在薛行鋒身上,距離薛行鋒只有兩三厘米的距離,藍悠言臉一紅,想要從薛行鋒的身上起來,可是下一秒薛行鋒卻抓住了藍悠言的手臂。

薛行鋒微微張開眼,慵懶道:“怎么,調戲完我,就想跑?”

藍悠言臉通紅一片,這是她第一次離一個男人這么近,藍悠言猛的掙脫薛行鋒的手,快速的退到床邊,小臉慘白,大口的喘著氣,好像還沒有從剛才的驚嚇中恢復過來。

薛行鋒則是轉了一個身,繼續睡覺。

藍悠言漸漸的恢復了情緒,可是她卻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不對啊!我昨天明明是睡在桌子上的,現在怎么跑到床上來了…難不成是薛行鋒他…啊!”

藍悠言一聲慘叫響徹云霄。

薛行鋒捂著耳朵,不情愿的開口道:“藍大小姐,你又怎么了?還讓不讓人好好睡覺了!昨天很累的,你知不知道!”

“昨天很累…”藍悠言毫不客氣的踢了薛行鋒一腳:“薛行鋒你**,你就是一個衣冠…你喪心病狂…”藍悠言一邊哭一邊罵著薛行鋒。

薛行鋒一頭霧水,“藍大小姐!你又怎么了?你哭什么?被踢的可是我好嗎?女人真是麻煩!”

藍悠言卻越哭越兇。

薛行鋒用被子捂住耳朵,可是還是能清清楚楚的聽見藍悠言的哭聲。

薛行鋒終于受不了了,他一本正經道:“藍大小姐,你能不能先不哭了,咱們先說明白,是誰欺負你了,還是怎么了?”

“啪!”一聲,藍悠言甩給薛行鋒一個巴掌:“薛行鋒,你就是一個**,你居然趁虛而入,欺負人…”

薛行鋒被藍悠言打蒙了:“我怎么就欺負你了,難不成是我搶了你的被子,你就委屈成這樣了?”

藍悠言已經泣不成聲:“你昨天趁我睡著了,你就…你就把我弄到床上了…你**…”

“誰把你弄到床上了,我昨天晚上很早就睡了好嗎?”

藍悠言停止了哭聲:“那我怎么跑到床上去的?”

“你問我,我問誰去?我怎么知道?早上一睜眼,你就在和我搶被子了,我沒告你輕薄我就算了,你反倒惡人先告狀!”薛行鋒揉了揉臉,剛才被藍悠言那一巴掌打的生疼。

藍悠言抽泣著,開始回憶昨天晚上的事情。

原來,昨天晚上,藍悠言是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可是藍悠言半夜口渴,就起身倒了杯水,等喝完水后,她就自然而然的走到床邊,就睡在了床上…

事情終于真相大白,藍悠言知道她沒吃虧,心中立刻松了一口氣,她擦了擦臉上的眼淚,就要下床,可是薛行鋒卻一把抓住了藍悠言的手腕,道:“怎么,是不是想起什么來了?”

藍悠言知道他冤枉了薛行鋒,而且她還剛才還打了他一巴掌,藍悠言理虧,于是云淡風清道:“沒有什么,就是一場誤會!”

薛行鋒卻抓著藍悠言的手腕不放:“誤會?剛調戲完我就想離開?你以為你離得開嗎?”

“啪!”一聲,薛行鋒將藍悠言丟在床上,隨后覆身上來,幽聲道:“小丫頭,我發現我對你開始有興趣了!”

藍悠言的白眼都快放到了天靈蓋里,他嫌棄的說道:“可是我對老男人可沒什么興趣!”

“我才二十,你居然說我老!”

“比我大的都老!當然除了我蘇銳哥!你要是在不放開我,我可就喊人了!”

“喊人?你以為在這里你能喊來什么人?”

“彭!”的一聲,一隊士兵沖進了屋內,躺在床上姿勢曖昧的藍悠言和薛行鋒滿臉蒙圈。

竹年風則是滿臉堆笑的走了進來:“沒打擾到二位的雅興吧?”

薛行鋒滿臉不爽:“竹年風,沒想到你還真是重口味,還不退出去,難道是要看我和藍小姐給你上演一幅活春,宮嗎?”

藍悠言一把推開了薛行鋒,將被子嚴嚴實實的裹在了身上,沒好氣道:“想你竹年風也是一介梟雄,可如今竟然這般沒有禮數,要進來之前也應該要敲敲門吧!”

“呵呵呵!好事要趕早,我是特意來請藍小姐移步說媒的!如果二位纏綿未夠,等說媒歸來也是不遲的,更何況,春宵一刻值千金!又何必急在一時呢!”

藍悠言臉通紅,生氣道:“你瞎說什么呢?你們現在都先出去。我要梳洗打扮!”

竹年風一招手,從門口進來了三四個丫鬟,扶起了藍悠言就向著門外走去,藍悠言反抗無效。

竹年風對著薛行鋒道:“三少不要著急,我只是讓下人給藍小姐打扮打扮!”

薛行鋒披上了襯衣,幽聲道:“竹年風,你剛才也看見了,這個小紅娘可是我薛行鋒的人,所以,你還是不要動她的好!明白嗎?”

竹年風笑而不語,只是揮手讓下人拿進來些衣物,讓薛行鋒換上。

梳洗完畢之后,竹年風帶著藍悠言來到了一處宅院,宅院的匾額上寫著“時府”

時老夫婦已經在時府門前恭候多時,恭恭敬敬的將竹年風和藍悠言眾人迎進了時府。

進了中廳后,竹年風上座,時老夫婦卻恭恭敬敬的站在一邊,而坐在客座上的是一位年輕貌美的小姐,小姐面無表情,卻是滿面愁容。藍悠言猜想,這位小姐應該就是時府的千金。

待丫鬟們上了茶,竹年風便開了口:“岳父大人,岳母大人,小婿不才,今日才到府上來提親,今日特意帶來了紅娘藍小姐,這樣一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就全了,禮數上不差了,所以我今日打算就將凝香帶回府去。”

竹年風的語氣不是在和時老夫婦商量,而是在。

時老夫婦面露難色,他們兩個相互看了看,卻沒敢說什么,但是難掩的是眼神中的那一絲絲恐懼。

藍悠言已經將這些情況看在眼中,她猜想時老夫婦一定是有什么苦衷,否則絕對不會將他們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嫁給竹年風這個獨眼龍**,于是藍悠言便開了口:“竹將軍可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父母之命媒妁是不假,也是禮數上必不可少的,可是婚姻大事,可不單單只看這個,還要講究一個儀式和時辰,如果今天年將軍就這樣冒冒失失的將時小姐給娶了回去,恐怕有悖常理,這些都是不吉利的!依我看,婚姻大事,豈能兒戲,還是要從長計議的好,挑選一個黃道吉日,在辦喜事也不著急!”

見藍悠言如此說,竹年風的臉色微微一變,道:“既然如此,我看今日時辰卻也是不早了,我是等不了從長計議了,既然今日不行,那就明日我來娶親!”

藍悠言見竹年風已經如此肯定,如果她若在多言,恐怕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藍悠言也就沒有在多說什么,可是藍悠言好奇,這個時小姐究竟是有何苦衷,才會被迫下嫁給竹年風,于是藍悠言開口道:“這自古以來,男女成親,可是大事,既然竹將軍已經決定明日就來娶親,那現在竹將軍應該快快離開才好,這婚前,男女之間可是不能見面的!”

竹年風雖然是一個兇狠的軍閥,但是他對鬼神之說也是懷有敬畏之心,為了不犯了什么大忌諱,他也就聽了藍悠言的話,乖乖起身,準備離開時府。

竹年風離開之前,還不忘調戲時小姐一番,竹年風睜著一只眼睛,討好般蹭到時凝香的身邊,開口道:“凝香。我明天就來娶你,可不要太想我啊!”

時凝香面無表情,沒有回應竹年風,只是滿臉厭惡的把頭微微扭到了一邊。

看著竹年風如此對時凝香,藍悠言早就已經看不下去了,此時,藍悠言感覺竹年風真是惡心至極。

藍悠言大步上前,將竹年風拉到了一邊,裝作很嚴重的語氣道:“竹將軍可不要在磨蹭了,如果在不離開,真的會大大的不吉利的!”

竹年風整理了衣帽,還不忘向時凝香拋了一個媚眼,才依依不舍的離去。

藍悠言趁機道:“竹將軍,這嫁女兒可是有許多規矩要講,我就暫時不和竹將軍回去了,我就暫時在這時府交代時小姐一些事情!”

竹年風面色微微一變:“也好!藍小姐就暫時留在這,等晚些我就派人來接你!”說完,竹年風便揚長而去。

藍悠言心中氣憤,她本想不想回去看見薛行鋒,可是如今這般情況看來,竹年風還是不肯輕易放過她。

藍悠言留了下來,可是時老夫婦,一家卻對藍悠言避而不見,沒有一個丫鬟出來招待藍悠言,藍悠言想要弄清楚情況,所以她自己摸索到了時凝香的房間。

藍悠言剛想要敲門,卻聽見了時凝香房內好像有男人說話的聲音。

藍悠言還想要細聽,可是時凝香的房門卻突然打開了。

藍悠言偷聽被抓了一個正著,所以她的臉止不住的發燙,但是藍悠言還是厚著臉皮和時凝香打了一聲招呼。

時凝香的臉色不是很好,她開口道:“我身體有些不舒服,如果藍小姐有什么事情要交代,直接告訴我娘就好,凝香就不招待小姐了!”說完,時凝香就要關上房門。

藍悠言卻急忙抬手阻止了時凝香關門,可還是晚了一步,時凝香已經緊閉了房門,任憑藍悠言怎么敲門,時凝香也不再打門。

藍悠言無語,只好轉移了目標,向時老夫婦去打探知情的真相。

在時老夫婦那里,藍悠言探聽到,原來時凝香確實是被迫的。

竹年風看中了時凝香的美貌,便對時凝香進行多次騷擾,而多次騷擾未果后,竹年風便威脅時老夫婦將時凝香下嫁給他,如果時家不同意,那竹年風就要時府,迫于無奈,時老夫婦才答應將時凝香嫁給竹年風。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作者:蝶霜飛類型:短篇狀態:已完結

很喜歡作者的故事和文筆,能讓人深思的小說,贊!

小說詳情
北京快乐8稳赚选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