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短篇 >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小說完結版免費試讀 藍悠言薛行鋒小說全文

時間:2019-12-09 17:43:25編輯:霧雨靡

藍悠言薛行鋒是小說名字叫《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里的主角,作者是閑雨,這本小說的主要內容是:讀完日記,藍悠言淚目了,她重重的合上了日記本。人常說眼見為實,可是事實證明,眼見也不一定為實,眼睛能看見的只能是局限于事情表面的東西,并不能透過現象看本質。雖然薛行鋒現在是一個冷血暴虐之人,可是藍悠言...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小說完結版免費試讀 藍悠言薛行鋒小說全文 免費試讀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第5章 救?不救? 免費試讀

讀完日記,藍悠言淚目了,她重重的合上了日記本。

人常說眼見為實,可是事實證明,眼見也不一定為實,眼睛能看見的只能是局限于事情表面的東西,并不能透過現象看本質。

雖然薛行鋒現在是一個冷血暴虐之人,可是藍悠言相信,在他的內心深處,他的人性并沒有完全的湮滅,此時,藍悠言要救的不只是阿灼和整座江城的百姓,她還要救回薛行鋒即將泯滅的人性。

自從林舒兒死后,薛行鋒就像是一個泄了氣的氣球一樣,他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見任何人。

藍悠言在書房中偷了薛行鋒的印章蓋在了她造假的信上后,連夜逃出了江城,奔著泉城而去,尋求薛家老將軍薛敬業的幫助。

三日后,薛行鋒下令將整個江城的人趕到城門之前,打算全部屠戮,阿灼也在其中,而此時藍悠言還沒有趕回來。

薛行鋒騎著馬在薛起的陪同下來到了城門口。

此時,城門口處一片凌亂,男男女女們抱頭痛哭,年紀大的老人則是坐在地上,眼中充滿著絕望,小孩子們更是哭作一團,或是緊緊的依偎著她們的父母…

見此情景,薛起心中一陣不忍,于是他開口道:“三少節哀,林小姐已經不在了,以后您是要統治整個江城的,沒有這些百姓怎么可以呢?”

薛起的話說的委婉,薛行鋒騎在馬上,面無表情,他似乎沒有聽見薛起的話,只是在口中喃喃道:“舒兒,你放心,我不會讓你一個人孤單上路的,我會讓整個江城的人去陪你,等我殺了成瀾,我也會去陪你…”

兩行清淚從薛行鋒紅腫的雙眼流下,淚珠經過他蒼白的臉,滑到他的軍裝上,向下一直到胸口,卻被染成了紅色。

“三少!你的傷口裂開了!快叫醫生!”

薛起急忙翻身下馬,來到了薛行鋒的馬前,想要把薛行鋒扶下馬。

薛行鋒卻一擺手,開口道:“無妨!只是小傷罷了!傳令下去,開火!”

薛起緩慢的轉過身,面對著被圍困的百姓,此時,他的嗓子就好像是噎住了東西一般,“開火”二字遲遲無法出口。

“慢著!”一輛馬車從遠處駛來,直奔薛行鋒而來。

馬車停在了薛行鋒的前面,車簾打開,藍悠言急忙從車上下來,對著薛行鋒道:“江城的百姓你不能殺!”

薛行鋒卻冷笑:“這幾日不見你,原來你是跑到城外去了,我是看在你救過我的份上,才饒你一命,如果你再不讓開,那就別怪我不念及情份了!”

藍悠言惱怒道:“薛行鋒,你簡直就是喪心病狂,林小姐的死和江城的百姓又有什么關系,他們為什么就必須死!”

“因為我想,所以他們必須死!只要是我想要的,沒有人可以阻攔我!”

“簡直是無藥可救!不可理喻!我不管,阿灼和今天的百姓,今天我一定要救!”

“就憑你?”薛行鋒對藍悠言不屑一顧,還是毫不留情的說出了那個詞:“開火!”

突然,遠處傳來一連串槍響,緊接著一支隊伍向著城門火速沖了過來,為首的是一個騎著軍官。

薛行鋒面色變的很是難看,怒視藍悠言道:“你竟然去找了他!”

薛起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倏忽間,部隊已經移至薛行鋒的面前。

為首的軍官開口道:“弟弟,幾日不見,對你可甚是想念啊!你有沒有想我啊!”

薛行鋒此時臉色鐵青,他不屑道:“薛行鐸,請你注意言辭,不要一口一個弟弟的,我是我,你是你,咱們除了都姓薛,好像并沒有什么其他的關系!江城是我的地盤,勸你一句,趁早離開,否則刀槍無眼,傷了你我可不負!”

薛行鐸并未生氣,而是笑著道:“行鋒你向來目中無人,可是難道就連爺爺的話也不肯聽嗎?”

薛行鋒有些氣急敗壞:“你把爺爺怎么了?”

“我當然不能把爺爺怎么樣,我就是就是看爺爺年紀大了,讓他去休養休養身體而已!”接著薛行鐸看向了藍悠言,隨后繼續道:“這個小姑娘要找爺爺來管教你,爺爺沒有時間,那我這個做的又怎么能做事不理呢!來人啊,請三少爺回府!”

“你!”薛行鋒惱怒至極,本就身上有傷的薛行鋒,在又氣又急中,傷口再次撕裂,薛行鋒跌下馬,暈了過去。

群龍無首,薛行鐸很輕易的控制了薛行鋒的部隊,把薛行鋒也軟禁了起來。

已是深夜,藍悠言久久無法入睡,薛行鐸曾親口對她說,他只是單純的解救江城百姓,不會對薛行鋒做什么。更何況薛行鐸是薛行鋒的,藍悠言便沒有多想,可是誰知如今事情竟然鬧到如此境地,薛行鋒對薛行鐸的態度竟然如此惡劣。

藍悠言明白事情沒有想像中那么簡單,薛行鋒和薛行鐸之間一定還隱藏著秘密,想著想著,藍悠言干脆直接起身,他想要去問個明白。

藍悠言起身的動靜驚醒了睡在一邊的阿灼。

經過這幾日的煎熬,阿灼變的有一些緊張過度。

阿灼緊張的:“小姐怎么了?是不是發生什么事情了?”

藍悠言見阿灼如此反應,便已經猜到阿灼內心的恐懼,于是藍悠言用手輕輕安撫著阿灼的肩膀,道:“沒有什么事情,我就是睡不著,想出去走走罷了!”

阿灼卻一把拉住了藍悠言的手,緊張道:“小姐去那里,阿灼也要去哪里,阿灼再也不要和小姐分開了!”

見阿灼如此,藍悠言只好帶著阿灼出了門,向著薛行鋒的房間走去。

來到薛行鋒的門前長廊的拐角處,藍悠言卻感覺到了一絲絲的不對勁兒,平日里薛行鋒的門前也就兩個衛兵把手,可是現在卻有將近十個衛兵把守在薛行鋒的門前,還不時的有軍隊來回巡邏。

這架勢,好像不是害怕有什么人從外面沖進去,而是提防里面的人出來。

“難不成薛行鋒被軟禁了?”藍悠言不由得脫口而出。

現在的事情變的更加復雜了,起初,藍悠言只是懷疑薛行鋒和薛行鐸也就是兄弟之間不和,可是如今這般場景,恐怕他們兩個之間的關系還要惡劣的多。

藍悠言對著阿灼道:“阿灼,你趕快去找找薛起,看看他那邊的情況怎么樣!”

聽了藍有眼的吩咐,阿灼便急忙的趕去了薛起房間的方向。

藍悠言也只是躲在一邊,在暗處觀察著薛行鋒房間的方向,沒有輕易出面。

這時,從長廊處急匆匆走過來兩個士兵,其中一個是普通的士兵,而另外一個,藍悠言認得,是薛行鐸的副官高辰。

士兵的手上端著一碗藥,可是不知道為什么這個士兵竟然出了滿頭的冷汗,他的手也在不自主的顫抖著。而在一邊的高辰則是好像在對這個士兵交代著什么事情,最后這個士兵仿佛下了很大的決心,對著高辰敬了一個十分正式的軍禮。而高辰回禮后拍了拍士兵的肩膀,便離開了。

藍悠言覺的這個士兵不對勁,而這個士兵手中的藥更是引起了藍悠言的懷疑。

藍悠言自言自語道:“難不成這碗藥有問題?看著這個士兵的樣子,如果藥真的有問題的話,恐怕問題還不小,難不成是毒藥!薛行鐸要毒死薛行鋒?”

藍悠言心中生出一種沖動,想要去救薛行鋒,可是那日的場景突然浮現在藍悠言的眼前,她清楚地記得,她救了薛行鋒兩次,可是薛行鋒非但不感恩,竟然不顧她的死活,還要拿她的命來換那個什么成瀾的命。

想到這,藍悠言想要救薛行鋒的沖動頓時消減了一半:“看來我還真是死性不改,救薛行鋒那個喪心病狂干什么,他就是個,他是死是活和我又有什么關系?我已經救過他兩次,已經是仁至義盡,如果今天我在他一次,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又要遭殃了…我這正值芳齡,如果為了這種人搭上我自己的命,真是不值得!”

眼不見為凈!藍悠言干脆把臉轉過去,不去看那個端著藥的士兵。

可是藍悠言的心中又突然泛起了一陣同情:“雖然說這個薛行鋒可惡至極,可是畢竟也是一條人命呀!如果我不去救他,如果那碗藥真的有毒,豈不是害死他也有我的一半…算了,如果沒毒最好不過,如果有毒,就當時給自己積德了!”

經過了一陣激烈的思想搏斗,藍悠言還是站了出去。

藍悠言突然出現在那個士兵面前,把那個士兵嚇了一跳。

“真是做賊心虛呀!”藍悠言心中暗暗想到。

藍悠言笑著道:“你是不是薛行鐸將軍的士兵啊?”

士兵腦門上一滴汗順著臉頰流了下來,他點了點頭道:對,我是!小姐出現在這里,可是有什么事情嗎?

“那就對了,我剛從薛行鐸將軍那里回來!你應該認得我吧,就是我給薛行鐸將軍通風報信把他帶來江城的!薛將軍剛才臨時決定說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找你,你!”

藍悠言特地把“重要”兩個字著重的強調了一下。

而那個士兵則是半信半疑的望著藍悠言。

藍悠言害怕露餡,而變的有些緊張,于是她繼續開口:“怎么,你不信我?好吧,不信也罷,那就還是讓薛行鐸將軍親口來叫你吧!”

“等一下!”士兵叫住了藍悠言,開口道:“我不是不信,只是薛將軍交給我的任務我還沒有完成,等我完成這件事情后,肯定會去見他!”

藍悠言看有希望,于是她繼續開口道:“是不是給薛行鋒送藥啊!要不然我幫你吧!”

聽了藍悠言要幫著送藥,士兵立刻警惕起來,他的眼神中泛起了一絲兇光,堅決道:“還是不了!”說著,這個士兵一只手摸向了他的腰間。

藍悠言捕捉到了士兵的動作:“難道他發現了嗎?”藍悠言心中一陣嘀咕。

突然,從長廊的深處飛出一道人影,人影越過藍悠言,輕輕的襲擊了士兵,士兵瞬間失去了知覺,而后那個人影又穩穩的托住了裝著藥的托盤。

藍悠言仔細一看,原來是薛起。

這個時候,阿灼也行黑暗中跑了出來。

薛起將藥遞到藍悠言手中道:“我和三少都被薛行鐸給軟禁了,我剛剛逃出來,我們必須救出三少!”

果然不出藍悠言所料,藍悠言接過藥碗,道:“這碗藥有毒,而門前守衛又那么森嚴,我能怎么幫你救出薛行鋒?”

薛起道:“我不能去救三少,他們知道我被軟禁了,所以只能靠藍小姐了!我會去解決掉后門的守衛,藍小姐要憑借著這碗藥到三少的房間里去,我會盡量撐住,等著你和三少在后門會和!”

藍悠言和薛起計劃好后,把阿灼也托付到了薛起的手里后,便端著藥想著薛行鋒的房間走去。

守在薛行鋒門口的士兵本想攔住藍悠言,可是藍悠言說她是受了薛行鐸的命令來給薛行鋒送藥的,士兵們也就不在為難藍悠言。

藍悠言推門進去,薛行鋒的房間內卻一片黑暗。

藍悠言轉身關上了門,突然一個硬硬的東西對準了藍悠言的頭部,藍悠言知道,那是槍口。

藍悠言趕緊開口道:“是我!”

“次啦!”一聲,一束火苗在黑暗中亮起,映照出了薛行鋒那張蒼白的臉。

薛行鋒冷笑:“怎么,薛行鐸派你來殺我!”薛行鋒的語氣中帶著不屑和嘲諷。

藍悠言心中一陣不悅,可是她隱忍道;“我是來救你的!”隨后藍悠言將碗中的藥倒在了地上,地上泛起了一陣黑色的泡沫。

藍悠言繼續道:“不管你信不信,薛起已經去后門開路了,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能不能逃的出去,就看這幾分鐘了!”

薛行鋒頓了一會兒,輕聲道:“好,我相信你!”

薛行鋒抬起手將手中的火丟在床上,一陣濃煙頓時泛起,火勢逐漸大了起來。

藍悠言心領神會,急忙的打開門,大喊道:“著火了,快來救火啊!”

守在薛行鋒門口的衛兵急忙闖進房間救火,而薛行鋒趁亂中打死了幾個衛兵,帶著藍悠言逃到了后院。

薛起已經解決了守在后院的士兵,等待著薛行鋒和藍悠言。

薛行鋒和薛起在后門處會和,這個時候士兵們已經追趕了過來。

情況危急,薛起對著薛行鋒道:“三少,你快跑,我替你斷后!到新水鎮王望家躲起來!”

薛行鋒急切道:“不行,把你一個人留在這就是讓你去送死!”

薛起卻堅決道:“我的命是三少你給的,就算是搭上我這條命,我也在所不惜,可是三少你不一樣,你是薛家的少爺,如果我不在了,你一定要為我報仇!”

薛起一把將薛行鋒推出了后門,隨后便從里面別上了門…

等到薛行鋒醒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身在野外了,藍悠言和阿灼靠在一邊的樹正在熟睡。

昨天晚上混戰的場景如碎片一般涌入腦海,還有薛起最后的笑容…

“薛起!”薛行鋒聲音嘶啞,一行清淚從薛行鋒的眼中滑落,同時“彭!”的一聲,他的手打在了一邊的樹干上,他的左胸口處又滲出了點點鮮血。

“你干什么!”藍悠言被驚醒,她急步走到薛行鋒身邊,生氣道:“你的傷好不容易止住了血,你又給弄裂開了,你這樣對你自己,對的起薛起嗎?”

薛行鋒卻并不領情,一下子甩開了正在幫著包扎傷口的藍悠言,隨后他也重重的跌在了地上。

藍悠言氣憤道:“薛行鋒,你就是一個**!你對不起那些為了救你而犧牲的人,你對不起薛起!我也是瞎了眼,昨晚就不該在救你一次!”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作者:霧雨靡類型:短篇狀態:已完結

很喜歡作者的故事和文筆,能讓人深思的小說,贊!

小說詳情
北京快乐8稳赚选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