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穿越文 > 諸王紀元 >

《諸王紀元》小說全文精彩章節免費試讀(沈林甫裴謹)

時間:2019-12-10 19:29:57編輯:朕好萌

《諸王紀元》是由作者申不晚創作的穿越古代類型的小說,情節精妙絕倫,扣人心弦,值得一看。《諸王紀元》精彩節選:大宋大觀元年八月十八日,天色甚好,有南風不絕。沈林甫帶著茵娘、沈致庸、沈紹、還有茵娘的丫鬟小珍娘,還有身強力壯的六個伙計,以證馬夫與護衛之責。沈弛甫因有自己的事要做,便沒有受邀同行。沈林甫帶著一眾人出...

諸王紀元

推薦指數:

《諸王紀元》在線閱讀

《諸王紀元》 《諸王紀元》小說全文精彩章節免費試讀(沈林甫裴謹) 免費試讀

諸王紀元 第十四章 游棲霞山之稼檣之艱 免費試讀

大宋大觀元年八月十八日,天色甚好,有南風不絕。

沈林甫帶著茵娘、沈致庸、沈紹、還有茵丫鬟小珍娘,還有身強力壯的六個伙計,以證馬夫與護衛之責。

沈弛甫因有自己的事要做,便沒有受邀同行。

沈林甫帶著一眾人出了賀府,駕駛著三輛馬車,在茶肆用過早點之后,襯著日頭還不高,向城外棲霞山駛去。

棲霞山是茅山楔入金陵地區之北支,全山峰巒疊嶂,溝壑縱橫,幽谷深邃,林木茂密,巉石俊秀。

棲霞山自南朝以來就是佛教圣地,棲霞寺為眾寺之首。而著名的棲霞丹楓也是在這個季節最為好看。

江寧城外的道路畢竟沒有像江寧城內那樣鋪設青磚板石,雖然連續幾天天晴,已經不存在泥濘,但道路不平是免不了的。

一搖一晃的三駕馬車,載著十一個人,行駛在鄉間道路上。道路兩畔的農田里的農夫們,已經開始收割稻子了。對于這個時代的農民,人生最幸福的幾個時刻里,肯定是有收莊稼的了。

搖晃的馬車不會讓人頭暈目眩,頂多人跟著搖擺。沈林甫跟茵娘,小珍娘坐在一輛車里。兩個丫頭已經睡著了,沈林甫也不禁服氣,便吩咐駕車的下人慢一些。

而自己則掀開馬車的窗簾,觀看著大宋朝的秋收。

田里耕作的百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孩子們大都衣不蔽體,有的小屁孩干脆光溜溜的**,就在田里翻騰著,大概是在收集田螺。

而大人們則多穿著破舊,有的頭上頂著個竹篾,有的拴著布條。一絲不茍地揮舞著鐮刀,將稻子一茬又一茬地割斷,放進身后的竹簍里,再身后就是一些“拾稻穗”的孩子。

這個時候的稻谷耕作不似后世,受限于種子的存活率與栽種技術,并不像后世那樣規則地插種,而是無規則地播種。就是把水田犁松施肥灌水,再均勻地撒下稻種。

考慮到存活率的問題,稻種撒的密度一般都很大,有些田園因為天氣與土壤失肥的原因,收獲的稻子竟然沒有種子多。

看著這一幕,沈林甫心緒叢生,別是一番滋味。這就是吾族之先民,這就是當今大宋治下的百姓,而他們還對二十年后金人南下,一無所知。

而知道的賦稅徭役已經壓的他們喘不過氣來,更不論當今的道君皇帝還來了一個花石綱,弄得民聲沸騰,農民起義已經不遠了。

想著想著,沈林甫不禁眼圈有些發紅。而在這時,前面傳來一陣陣的吵鬧與喝罵聲。

沈林甫掀開前面的車簾,只見前面不遠處的道路上聽著一輛牛車,而道路旁邊的水田里則側臥著一輛牛車,順帶著拉車的老黃牛也被拖進了水田。

可以看見,那塊稻田里的稻子還未收割,而旁邊站的七八個百姓與幾個士子模樣的人在爭吵。

顯而易見,不寬的道路已經被堵著過不去了,等沈林甫的馬車到牛車之后時,車夫便馭住了駝馬,轉過頭請示沈林甫:“六少爺,現在怎么辦啊?”

許是馬車停了下來,許是前面的爭吵聲太大,茵娘與小珍娘也醒了過來。沈林甫對他們說:“你們就在車廂里待著,我下去看看。”

而后面的沈致庸等人在車上也察覺到了有異,下車往前面走過來。

那幾個年輕士子見沈林甫一身讀書人的做派,后面還跟著幾個頗為健壯的家丁。

心里莫名其妙的來了些底氣,其中一個瘦高士子走向前來,執手作揖道:“這位郎君來的正好,再下甕縣楊鈺,還請郎君給我們評評公道!”

而周圍的七八個百姓則有些發怵,因為他們看見沈林甫駕駛的馬車,馬車不同于這些人駕駛的牛車,那是富貴人家才置辦的起的,更何況沈林甫長得也挺高的,后面跟著的幾個家丁不只跟他差不多高,還比他壯實很多,心里就更沒底了。

見沈林甫走近,盡是都不自覺的退了半步。

而這邊的四個書生見同伴與沈林甫一塊兒過來,紛紛上前行禮作揖。

沈林甫也還禮作揖,再向場間:“請問各位這是哪般緣由?”

其中一個看起來頗有些膽色的書生說道:卻是要叫這位小郎君知道,我等同窗本相約今日同去棲霞山游玩,怎奈行至此處,一條惡犬不知從何處竄出來,吠聲實在是兇狠的緊,前面駝車的老牛受了驚嚇,跌落到了稻田里,順著把車也扯了進去。

“我這二位同窗現在還一身污泥。”

果不其然,旁邊兩個書生身上或多或少沾了些泥水,而鞋不僅是徹底濕透了,還灌了泥。

“而這些刁民,不問青紅皂白地就要我們賠償莊稼,我們還有沒有問他們那條惡狗是什么情況呢?”

聽到這兒沈林甫已經明白了,又轉身問旁邊一個卷著褲腿的老農,“老漢,這位兄臺說的可是實情?”

“這位小郎君說的也沒差。”

“那為何?”

“那條野狗不是我們村的,小老兒正是本村的大保,對于村里情況清楚的很,人都吃不飽,哪來的糧食喂狗?還請郎君明察啊!”

沈林甫大致了解了矛盾所在,起因是野狗驚了拉車的牛,進而導致牛和車弄毀了莊稼。而糾纏不下是因為狗不是村里的,幾個書生的牛車是被動莊稼的。

而僵持是村里那邊有七八個人,雖然年紀參差,但是常年耕作一把子力氣還是有的。

書生這邊,從乘坐的牛車和衣著來看,顯然家境一般,這也從側面反應了科舉對古代讀書人的毒害,這個季節本來是應該幫忙家里收莊稼的,偏偏要去學人游覽踏秋。

所以老農們一看是寒酸書生,便沒有多少畏懼,就把人堵了起來。

沈林甫走到道路邊,看了看田里被損壞的稻子,召來老漢問:“這塊已經不能收的能割出多少斤米粒。”

言外之意就是這塊被損壞的稻田,稻子收割完了后,能舂出多少斤米。

“回郎君,這塊田能舂出兩斗米粒。”兩斗米夠一個四口之家食用稀粥一個月了,也難怪能如此僵持。

幾個書生聞言,紛紛變色,正要說話,又聽到沈林甫說:

“這位郎君可不能這么說,我等也是受害之人。”剛剛那個口叫刁民的書生聽不下去了,這家伙,分明是幫倒忙。

“兄臺不急,請聽我說,誠然如這位兄臺所言,這牛車落了水田既有損壞,車上乘坐的受著翻騰之苦。”

這邊村里的百姓們聽到這,咦,不對,那不是就白白被損壞了嗎,這可不行,便又嚷了起來。

“各位稍安勿躁,吾常聞:每一食,便念稼穡之艱難,每一衣,則思紡績之辛苦。這眼看著就要收割了,如今卻被毀壞,著實是一年的苦汗都白流了。所以再下決定替那野狗之主代償,而今米價多少,我折給田主。”

眾人議論紛紛,沒想到是這種結果。在沈府的下人們看來,少爺原來心眼也不壞,他們雖然在沈府作家丁,但是沈家也是大地主,更做著糧食買賣,所以他們在農忙時節也是要下田的,當然對這稼檣之艱,深有體會。

村里的百姓,則感覺不可思議。倒是那邊的幾個書生,臉上有些不自然。他們雖然家境一般,但是跟這些村漢人家比起來還是大不相同的。

而沈林甫那句:吾常聞‘每一食,便念稼穡之艱難;每一衣,則思紡績之辛苦’更是讓他們有些羞愧,其實他們也只是氣憤,因為狗的問題不是他們的問題,而狗的問題也是個問題,誰知道這狗到底是家狗還是野狗。

此間事了,村漢幫著將道路的牛車轉移開,供沈林甫等人路過。

“二兄,這些讀書真是的,居然跟莊稼人計較!”聽沈林甫說完前面發生的事情后,茵娘替村民們打抱不平起來。

“確實,這些自是枉讀了圣賢書,居然不敵我家茵娘心慈明理,哈哈哈。”“哪有。”

道路旁依舊是望不盡的秋收景象,金燦燦的稻穗之于普通百姓蘊藏著無盡的希望。直到棲霞山下,這景象才告一段落。

地勢開始起伏揚升,樹木豐茂成叢,而開始枯萎的枝葉夾雜在叢間,又像春日紅花一樣。正是應了那一句“層林盡染”

一行人下了馬車,約莫已經是正午時分了,看來今天得留宿棲霞寺這座千年古剎了。

所幸在這林間,太陽顯得不那么毒辣。沈致庸吩咐壯漢們將車馬分離,行禮搭在馬背上,駝上山去。

眾人拾階登山,兩側林間楓樹參差錯序,高低掩繹,各種紅色深深淺淺別有一番滋味。再有其它種類的樹木搭配,點綴其間,甚是美妙。陽光從枝葉間穿透而過,撒下星星斑耀,可謂美不勝收。

沒多久,便行至古剎之前。寺門大開,因為今日并不是什么吉日氣節,所以未見有香客出入。留下兩個人看著馬匹,其他人便去寺里,焚香禮佛。

剛進寺門,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和尚便拿著掃帚迎了上來,他后面一個還有一個更小的小和尚,在灑水。

“各位施主遠道而來辛苦了,請隨小僧前往偏室先飲一杯清茶”小和尚的動作很嫻熟,有模有樣地學著師傅往日的做派。

“小師傅有禮了,我等久聞寶剎盛名,卻是初臨寶地,所以想先給佛祖焚香。”因為時候不早了,沈林甫想著先把香點了,再去后山看看,明早就回去。明天還要啟程去廬州呢。

“是啊,小師傅,哪有進了寺廟不先給佛祖焚香的。”茵娘在旁邊打趣地。

小和尚可能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臉上憋的紅了起來,可是師傅又不在,后面就一個灑水的師弟,只能硬著頭皮回道:“實不相瞞,大殿正在做法,各位施主這會兒去不得。”

旁邊的家丁見小和尚說話有些決絕,就出來吼道:“你這小和尚恁不懂事,我家郎君會少你們香火錢不是。”

雖然護主心切,沈林甫還是止住了家丁往下說:“不可無禮,小師傅得罪了,都是再下管教不嚴。”

小和尚的臉從剛才紅彤彤的變成了現在青一陣白一陣,滿是委屈,也不知道怎么回話了。

茵娘和小珍娘見小和尚這樣,倒是忍不住笑了起來。“茵娘,”沈林甫喝住了妹妹的嘲笑。

“小師傅,既然大殿有人,那還得麻煩你帶我們去偏室。”

“好的好的,”小和尚抹了一下光禿禿的頭皮,“各位施主請跟我來。”

“多謝小師傅!”

“施主客氣了。”一直以禮待和尚的沈林甫倒是在小和尚心里留下了好印象。

走過青石古階,鐘聲從后寺傳來,一陣悠然。這寺廟想來是因為宋朝承平已久,雖多年卻并未有多衰敗,但是趙佶信奉道教,自號道君皇帝。

也導致民間佛事不盛,所以一路走過,并未見有多少和尚。

“小師傅,而今貴剎有多少修行師傅呢?”走在小和尚身后的沈林甫。

“嗯師傅說如今官家不喜佛,所以佛門正清凈,現在這寺里,算上我共有三十四人。”豈止是當今官家不喜佛,老趙家幾代人都只對道教情有獨鐘。

所謂的偏室倒還真是偏室,就在斷崖邊,里面布置也簡單,就幾幅佛像。幾張桌子,還有板凳,以前修來應該是接待香客的,但是如今這模樣,應該是很多年沒有坐滿了。

不過勝在打掃的干凈整潔,還能憑欄遠眺,也已經算很不錯的了。

諸王紀元

諸王紀元

作者:朕好萌類型:穿越文狀態:已完結

很喜歡作者的故事和文筆,能讓人深思的小說,贊!

小說詳情
北京快乐8稳赚选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