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穿越文 > 諸王紀元 >

《諸王紀元》大結局免費閱讀 《諸王紀元》最新章節目錄

時間:2019-12-10 17:50:56編輯:勾嘴笑

主角叫沈林甫裴謹的小說是《諸王紀元》,它的作者是申不晚最新寫的一本穿越古代類型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雖說棲霞寺有些凋零之感,如今這么大的寺廟合眾只有三十四個人,但是不得不說這些最后堅守的出家人確實是真正的佛門中人。一頓素食,讓沈林甫對這座廟里的和尚多了一些好感。無論是菜品還是味道,都可以看出操勺的師...

諸王紀元

推薦指數:

《諸王紀元》在線閱讀

《諸王紀元》 《諸王紀元》大結局免費閱讀 《諸王紀元》最新章節目錄 免費試讀

諸王紀元 第十五章 游棲霞山之此間少年 免費試讀

雖說棲霞寺有些凋零之感,如今這么大的寺廟合眾只有三十四個人,但是不得不說這些最后堅守的出家人確實是真正的佛門中人。

一頓素食,讓沈林甫對這座廟里的和尚多了一些好感。無論是菜品還是味道,都可以看出操勺的師傅是用了心的。

這可不比開店叫賣,而是不會有回報的,當然,如果沈林甫愿意,也會留下一筆香火錢,但是這些都是未知之數。

用完餐后,沈林甫讓兩個人出去換回先前的那兩個人進來用餐。而他們一行人則剩下七個人,在小和尚的引導下向后寺走去,這就是去登棲霞山了。

唐朝時的靈一曾寫到,山頭戒壇路,幽映雪巖側。四面青石床,一峰苔蘚色。松風靜復起,月影開還黑。何獨乘夜來,殊非晝所得。

而真宗朝的王隨也曾作詩予棲霞山,棲霞山后峰,天開一巖秀。中有坐禪人,形容竹柏瘦。饑餐巖下松,渴飲巖上溜。愛步巖室前,白云起孤岫。

后世不知凡幾,就是唐朝的李白也曾攜妓游覽棲霞山,可見棲霞山不只是佛教朝宗之地,也常常是文人墨客抒懷遣思的地方。

而今正逢八月中旬,山中旖旎多姿,走在山道上,茵娘給沈林甫講著棲霞山的往事。

茵娘雖然只有十四歲,但是讀過的書可比沈林甫多多了,只是她也意外,二兄居然會認真聽自己講故事。

沈致庸領著個家丁走在最前面探路,沈林甫和茵娘、小珍娘走在中間,而沈紹與另一個家丁則落在后面,不知道嘀嘀咕咕的在說些什么。

突然山中傳來一聲咆哮,倒是把眾人神魂嚇得一緊,趕緊聚在了一起。茵娘嚇得死死的抱著二兄的胳膊,而最小的小珍娘也被嚇得貼在小姐身上。

沈紹與兩個健壯家丁嚇得趕緊**刀,四處張望,卻是再無聲響,而沈致庸則站在旁邊一處高臺上觀察。

這聲咆哮雖然沒有聽過,但是還是反應過來這是什么發出的聲音,大蟲,也就是老虎,而在這個地區,應該是華南虎。

所有人屏氣凝吸,不敢說話,而沈林甫雖然作為此間能發號施令的人,但是后背已經被冷汗浸。

好巧不巧,又起了風,地上的枯葉開始作響,這種聲音在平時不大,也不會有人去在意。而在此時,卻是如雷貫耳,充滿詭譎。

怎么辦,要是這真竄出來,這里不會有人是他的對手,何況還有兩個女眷,沈致庸更是個五十多的老人。

沈紹連沈林甫都打不過,但是僅僅靠這兩個受過訓練的家丁能有用嗎,慘的是所謂的訓練也就是府里見他們閑的沒事,拉出去比劃比劃。

而現在只有兩個家丁和沈紹手里持有“著褲刀”也叫樸刀,顧名思義,就是別在褲子上的刀,大刀的一種,刀刃長約合宋制一尺半,刀柄就是根三尺長的木棍。這是宋朝民間唯一合法的兵器了。

慶幸平時沈府對待下人還算優厚,這些人遇到了事還能想著護著主子。

“把刀給我,”沈林甫輕輕地叫著沈紹說。

接過刀之后,用手勢指了指山下,示意退下去。拿到了刀的沈林甫與另外帶刀家丁走在最后面,背對著山下慢慢退。

突然“咔”的一聲,地上一截枯枝被踩斷,再一次把所有人來了個透心涼。弄明白是地上的枯枝被踩斷后,才松了半口氣。

也只是半口氣,猛然一聲長嘯,自旁邊的斷崖上飛躍而出一只大蟲,堵住了眾人下山的道路。

沈林甫急忙自后向前,兩名家丁反應慢了半分,還是從后面騰挪到前面,但畢竟不是躺過尸山血海的軍人,只是沈林甫在前面頂著才生出些氣力跟在后面比劃著。

而茵娘和小珍娘已經哭泣了起來。

難道我沈某人今日就要命喪于此嗎?話說沈林甫也只是在強撐著,看著前面擋在山道上匍匐的大蟲,見這形態,應已是成年無疑了。

但是幾個呼吸過后,見大蟲并未發起攻擊,而是繼續匍匐著,似在尋找攻擊機會。

這時沈林甫才發現這大蟲為何這般,只見那大蟲額頭上分明是結了痂的血塊,那個威風凜凜的王字不知怎么中間多了道口子,而且大蟲背上還有一個只斷箭,鮮血更是在流淌,顯然剛中不久。

只是不知道這明明體弱,為何還要行此愚笨之舉,但就算是愚笨之舉也不是自己能對付的啊。但見下一刻,沈林甫終于是明白了這大蟲為何會突然竄出來。

只見大蟲的身后,幾只老虎崽從石頭堆里走出來。

“我們先往山上退,另外再擇機下山,不要大聲說話,勿驚擾到這。”

見沈林甫等人開始往山上退,那大蟲也開始往后退,只是沒退幾步,意外發生了。

空氣中傳來“嗖”的一聲,一支鐵箭猛然從那大蟲額頭間的傷痕射入,貫透虎頭。那大蟲稱喚了幾聲,倒地不起。

這時沈林甫等人后面又有了響動,卻是再次把人們嚇了一跳,回頭看去,見是一個帶著氈帽,穿著獸皮衣服的少年,手里正拿著一把角弓,背上還背著一壺箭鏃。

腰上別著把匕首,匕鞘是用竹塊制作用線纏繞在一起的。

“各位郎君與小娘子莫怕,這與我有殺父之仇,我在這棲霞山追了它一年多。”少年的臉上充滿了堅韌,但也流露出些生澀,想來是久在山中所致。

等他走到沈林甫跟前時,發現也只比自己矮半個頭。

“這位小兄弟,此番真是多謝了,不然我等恐是性命難全。”

沈林甫鄭重地作了個揖,少年被這一拜弄得有些惶恐,忙說道:“郎君客氣了,我…我把這大蟲追的太急,倒是險些害了各位。”

怎么回事?這老虎都能殺的少年竟有些怕生人。

好吧,自己一行人這身裝扮可能在這少年獵人眼中,比那大蟲要威風的多。

“小兄弟,還未請教尊姓大名?”

“我叫郭熙河。”

“可是那熙河路的熙河?”

少年有些意外,也有些興奮。因為他這個名字有著特別的含義,可是只有他一個懂,在這山里,除了母親和妹妹,就是那幾戶為逃賦役而竄進山里的假獵戶了。

別說自己這名字有特別的含義,就是這個名字都沒有聽過。

聽到沈林甫問起,少年眉宇間閃現出一絲驕傲的說道:“因為我爹當年就是在熙河路打西夏人,在城頭上殺了十來個,得了官家的封賞,才娶了我娘,生了我。所以就給我娶了個名字,郭熙河。”

少年獵戶可能從未對人說起過這個心中最自豪也是兩代人的驕傲的事,說的有些急,喉嚨竟有剎那間失聲。

這時沈致庸在旁邊附和說道:“六少爺,元祐六年,夏人曾擾熙河、蘭岷、鄜延三路。”

“原來靖邊英勇之后,失敬。”沈林甫再次鄭重地作揖道。

少年也不知道這句話該怎么回答,只好把角弓背上,學著沈林甫的樣子作了個揖。

對于這種身世,沈林甫是真心感到欽佩,正是這些人在一次次的外敵入侵中,周全了華夏民族。

可是如今盡管外敵仍在,卻沒有幾人能有這少年這樣,以在熙河路阻擋西夏人入侵的戰役中,在城頭上殺了十來個西夏人的自己的父親,為永遠的榜樣與驕傲。

但是沈林甫到這也生出些疑惑,遂:“小兄弟,我大宋施行募兵制,一入軍府,便可服役一生。更何況令尊遠在熙河戍邊,是否出了什么事?”

敢叫郎君知道,我爹因為我祖父與人打官司,就告了假回到句容縣,回鄉之后就一直沒有離開,也用官家的賞賜,置辦了田產。

但是就在三年前,莊子里來了一伙僧人,說什么摩尼教啥的,人人都有罪過,要皈依摩尼教,贖罪,我爹覺得他們是妖人。

就要把他們趕走,哪知保長收了那伙賊人的賄賂,罵我爹手上沾滿了血,死后要入地獄。

說到這里,少年的手已經捏了起來,“我爹氣不過,就拔刀砍翻了保長,再之后就帶著娘、我,還有妹妹進了這棲霞山。”

說到這里,少年又心生憤慨,指著地上躺著的大蟲說道:“誰知道爹卻被這給害死了。”

驟然走過去提起腳往虎頭上猛踢。

看到這少年,沈林甫也不禁感慨,這世道好壞不分。

走上前,“小兄弟,那令堂和令妹如今可安好?”

聽到這里,少年心生警惕,退了半步看著沈林甫說道:“郎君這是何意?”

沈林甫見郭熙河誤會了,解釋道:“小兄弟莫怪,你救了我等性命,實在是天大的恩德。更何況在沈某看來,令尊實在是一等一的英雄,沈某只是遺憾,未能相交。”

“小郎君也覺得我爹是英雄?”

“當然,小兄弟可曾聽過一句話,‘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在沈某看來,犯我宋境著,亦當殺絕。更何況那保長勾結邪道妖人,本就該死,只是本地官吏昏庸無能才致使令尊蒙冤。”

“郎君是個大好人,如果郎君不嫌棄,去我家做客吧,我娘要是知道郎君這樣評價我爹,她肯定會高興的。”

“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嗯,還請郎君與家人稍后則個,待我先剝了這蟲皮。”

“好,”說著沈林甫就坐在地上,讓沈紹遞來水壺。而茵娘和小珍娘雖然驚嚇未定,但是畢竟年紀小,也心生好奇,時不時的往地上的大蟲看一下。

小珍娘見不慣那血腥,看一眼又把頭轉了回來,忽而又轉過去瞧一眼,而茵娘時不時看的卻不是地上那大蟲,而是此間那少年,背負彎弓,手持鐵匕。

諸王紀元

諸王紀元

作者:勾嘴笑類型:穿越文狀態:已完結

很喜歡作者的故事和文筆,能讓人深思的小說,贊!

小說詳情
北京快乐8稳赚选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