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穿越文 > 諸王紀元 >

諸王紀元沈林甫裴謹 by申不晚完整在線閱讀

時間:2019-12-10 18:20:39編輯:終遇你

小說主角是沈林甫裴謹的小說叫《諸王紀元》,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申不晚創作的穿越古代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在八百里洞庭湖中,分散著大大小小的島嶼不計其數,水文復雜,暗礁無數,加上周邊無數漁戶在此扎根久遠,形成了糾纏不清的人際關系網,進而造就了洞庭湖水賊得天獨厚的優勢。進可攻,退可守,來去無蹤。夏天的悶熱并...

諸王紀元

推薦指數:

《諸王紀元》在線閱讀

《諸王紀元》 諸王紀元沈林甫裴謹 by申不晚完整在線閱讀 免費試讀

諸王紀元 第八章 洞庭湖不簡單 免費試讀

在八百里洞庭湖中,分散著大大小小的島嶼不計其數,水文復雜,暗礁無數,加上周邊無數漁戶在此扎根久遠,形成了糾纏不清的人際關系網,進而造就了洞庭湖水賊得天獨厚的優勢。進可攻,退可守,來去無蹤。

夏天的悶熱并未悉數沉入這浩浩湯湯的大湖里,而蘆花已經開始飛蕩。時而一望無際的蘆葦叢,時而倒映云天的無窮碧波。獨具特色的單詭漁船像魚兒一樣,在蘆葦與水面間穿梭,意境甚是優美。

慢慢的,穿梭的漁船變得多了起來,先前的那條漁船也融入其間,無跡可尋。

一座偌大的水寨連接著四五個長滿水杉的島嶼,島上用石頭堆砌的高墻,因為樹蓋的遮隱不能看清全貌,但其間用石木混砌的塢堡,也可窺一角。

島嶼外圍密密麻麻地停泊著大大小小的數不清的有詭漁船,而意外的是幾座島嶼中間的水面,并排的十幾艘千石大船,甚為威武。

在最高的那座島嶼中間,有一根高高的樹桿占領了原本應長在此處的水杉的領地,上面掛著一面錦繡大旗,書有四字:洞庭水莊。

這里便是盤踞洞庭湖數百年,由十幾代代人經營建造的洞庭湖水賊的大本營了。幾座島嶼上安置著水賊們的家人,加上有善的,此處自成一系,儼然一個獨立的水上王國。

洞庭湖原本有大小水匪十數股,經過多年的征伐整合、消滅吞并,如今形成了竇氏主導的十八寨,擁有可戰水卒近萬人。

加上各自家小,岸上呼應的勢力,實在不容小闕。但因為從未大規模上岸掠奪,一直未能引起官府的重視。

在桿下有一座大廳,此時坐滿了人,爭吵不斷。

在大廳的上座,并排坐著三個大漢,居中的一位長著密密麻麻的絡腮胡,冷眼看著場間,對爭吵卻置若罔聞。

而場間并排坐著十八個人,這些人就是洞庭水莊的十八寨主。而廳堂前高座的三位乃是洞庭湖水賊的最高頭領,竇氏三兄弟。竇建文、竇建武,竇建德。

正是火爆的脾氣,場間的爭吵,會被不明所以的人認為是吵鬧,而其實寨主們,正在商討應對江陵水營之策。

“都說了,不能盡數出兵,要是叫朝廷知道,我等兄弟數萬人,定會派大軍來剿滅的。”

“那怎么打,嚴成并不是平庸之輩,江陵水營已經不是以前的一幫烏合之眾了,兩千對兩千,被吃的說不定是咱們。”

“干嘛非得出兩千,三千不行嗎?”

“我看就全部出去嘛,全部殺了,誰知道咱們多少人?”

“誰的敢拍胸脯,一個不漏,我田黃三現在就去點兵!”

現在水賊們遇到的最大問題就是洞庭水莊的勢力一旦暴露,將會引來朝廷空前規模的圍剿。但作為洞庭湖的首領,他們想卻是送多少人頭合適。

送人頭當然是送給嚴成,作為皇帝親自嘉獎過的水將,嚴成是一定不能空手而歸的。

不只是人頭,上次搶來的一船東西也要再補充一些送過去。他當然不懼區區的江陵水營,怕的是朝廷,怕的是巴陵城的幾大豪族,一旦知道了洞庭水莊的存在,他們豈能繼續酣睡。這些家族都有子弟在朝中身居高位,能說上話。

就是已經搭上話的嚴成,也不能讓對方知道,因為有了第一次,也會有第二次。

要怪只能怪這個世道還不夠不堪,不夠亂。要是這大宋都像黃河以北那樣,那洞庭水莊頃刻間就會去將巴陵城屠戮干凈。但是巴陵城自古就是軍事重鎮,真有那么容易攻打?

在洞庭湖的北邊,逆著江水往上,不過百里,就是華容縣。而在華容的飛流浦,此刻正齊集著自江陵而下的水營兵勇,二千多人的隊伍,將飛流浦擠得水泄不通。

作為主將的嚴成看到軍容也很無奈,從軍多年,他很明白這時要是被偷襲,不消半個時辰,就得全軍覆沒。

但是他也沒有辦法,前面的鷹愁峽太狹隘,兩岸地勢又高,要是被襲擊就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在兄長那邊傳來洞庭湖水賊愿意暗中姘和的后,更是知道不能出差錯。否則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

好吧,沒想到皇帝親自嘉獎的水軍將領也只是外強中干。

派出去查探的斥候尚未歸來,就只得干等著。

如果嚴成知道洞庭水匪的頭領此刻是另一番打算,那他就是拼著打光水營也會去洞庭湖走一圈的。

兵匪一家,從來都是唇亡齒寒,但是一旦洞庭湖水賊真正的面目暴露在世人面前,那么他很可能會接到就地招兵的詔令,連升幾級。

在大宋朝,純粹的武將升遷是極其緩慢的,五品,就差不多是大多數發展的好的武將的致仕待遇了。

而在巴陵城的里樓坊,最大的布行錦繡招,在接待了從蘇州本家來的人后,顯得莫名的冷清。

“大小姐,昨日天還未亮時,城防營的人在蘆花蕩里抓了水賊的探子,但是卻沒有傳出任何,顯得有些蹊蹺呀!要么是怕走漏了,要么就是這里面有貓膩。“

“人回去路上給抓的,還怕泄給誰啊?”

這時沉默許久的狐兒臉放下手里的杯盞,說道:“福叔,你去縣衙遞一張拜帖,我們去拜會一下嚴縣尊。”

作為大宋朝為數不多的正七品的上縣縣令,嚴復嚴大人,正坐在書房里,愛不釋手地把玩著長子送上的唐代白瓷筆洗。

心里卻在計較著此次的戰利品該如何瓜分,江陵水營的高級將領肯定是要拿去一半的,不然二弟不好服眾,再有差使也不能放心順手地使著。而接下來的就是自己和平分了。

“老爺,錦繡招的許掌柜求見。”這時管家進來說道。

嚴復思慮了片刻,說道:”就說我身體有恙,不便見客。“若是往昔,遇到這種地主土財,指不定要虛與委蛇一番,但如今怎樣讓洞庭湖水賊補上差額,已經煩透了,怎有心情徒增煩惱。

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什么,就更不愿見了。吃了個閉門羹,許氏主仆只得悻悻離去。

天尚沒有暗下多久,街上的行人并未像往日一樣,盡數散去。可能是臨近中秋的原因,花燈已經掛上了,而坐在馬車里的許錦恩心情顯得更加沉重。

兩萬兩的貨物雖說會形成很大的缺口,但還算不上傷筋凍骨。失去蜀中市場也是在接下來的安排之中。

真正承受不起的是船上的幾百口伙計。假若出事,賠償是小,培養多年的骨干突然失去,會使家族的斷層。

更重要的是船上還有兩個非常重要的人,一個是新派往蜀中重新統籌善后的許家的四管家,另外一個則是有秘密任務的,自己的二叔。

見到自家大小姐愁眉不展,許福勸導:”大小姐,二爺吉人自有天象,說不定水匪已經知曉二爺身份了,正在盤算著如何開價呢!“

“如果水匪知道了,才真正是災難。到那時,二叔恐怕就再也離開不了了。“下半句許錦恩不好當著下人說出來,那就是當綁匪知道許二爺在其中之后,許家會成為綁匪不斷勒索的財源。

本來聽說緝盜營拿了水匪的探子,想著來縣衙碰碰運氣,但是現今這副場面,看來是縣尊大人,也在等著坐地起價。

許錦恩深深地感到一陣無助。形成鮮明對是,許家的二爺,此刻正在洞庭水莊大當家的書房中,開懷暢飲。

與竇建文三兄弟聊得不亦樂乎,絲毫沒有一點階下囚的感覺,更像是闊別多日的老友。

為什么說這三位更像闊別多日的老友呢,因為他們都是摩尼教的教眾,就是方臘那個摩尼教。

之所以許家二老爺堅守自盜,實在是安穩日子過膩了,受其他教眾的影響,還是風里來雨里去快樂一些。只是籌劃的時候卻沒想到會有今日狀況,早知道就詐死,讓幾個下人看見回去傳個就好了。

偏偏同行的百十號下人伙計都被水賊們殺完了,活著的都是自己的親隨,如今也只能讓他們表演一番了。但最后商量來商量去如果一個活見不到,許家自然會認為他已經死了。

而在津云里的玉樓春,縣尊大人的長公子,也正與佳人對飲,香閨內一片春意盎然。看得出來,嚴大公子興致頗高,還來了一次梅開二度。

借助水勢與江風一日數百里的沈林甫,此時卻有一些麻煩。

暈船,這是始料不及的。沈林甫坐過船,但那只是在巴陵碼頭上轉圈圈的花船,根本遇不到風浪。

此時此刻四肢無力,頭暈目眩的沈林甫癱在床上,已經無力罵娘了,雖然也沒有罵。

肚子里能吐的都吐了出來,現在想的只是快點睡著,不去享受這種體驗。但哪怕一天一夜未睡,恁是看不出絲毫睡意,沈老六的眼睛睜的大大的,也把在旁邊伺候的茵娘給嚇壞了,趕緊大聲地呼喚隨行郎中。

沈馳甫、沈致庸聞聲也跟了進來。看著束手無策的郎中在那兒記得團團轉,也只能干等著。

郎中也是見了鬼了,自己從醫多年,從未見過如此癥狀。明明已經虛弱無力,嚴重脫水,卻在一天一夜未眠后,還如此精神飽滿,像極了回光返照。

當然這種想法一出現就給掐滅了,怎么能這樣想,六少爺明明好端端的。

躺在床上的沈林甫也很納悶,自己哪里是精神飽滿,明明是一閉眼就暈的厲害,睜著眼睛強撐著還好一些,可是睡意越來越濃,又閉不上眼,實在是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萬般無奈,只得對沈馳甫說道:“四哥,你把我敲暈吧!”“六弟,這雖然是個法子,可你前些時候頭部受了重創,這卻是用不得了,你先忍著,后天早上我們就能到江寧府了。”

“……”好吧。

諸王紀元

諸王紀元

作者:終遇你類型:穿越文狀態:已完結

很喜歡作者的故事和文筆,能讓人深思的小說,贊!

小說詳情
北京快乐8稳赚选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