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穿越文 > 相女重生:冷傲嬌妻,已上線 >

《相女重生:冷傲嬌妻,已上線》管妍龍陽文章節免費閱讀

時間:2019-12-09 19:57:09編輯:冷清清

主角叫管妍龍陽文的小說是《相女重生:冷傲嬌妻,已上線》,本小說的作者是安冉寫的一本穿越言情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三更時間,黑夜里及其肅靜,陰風陣陣,時不時傳來一陣狗叫聲。“大家搜,別讓她跑了,大人說了,抓到她封官進爵,金銀珠寶應有盡有!”躲在暗地的管凌晴聽著追捕她的人大聲說道。“司空博!”管凌晴咬牙恨道。“我用...

《相女重生:冷傲嬌妻,已上線》 《相女重生:冷傲嬌妻,已上線》管妍龍陽文章節免費閱讀 免費試讀

相女:冷傲嬌妻,已上線 第一章 免費試讀

三更時間,黑夜里及其肅靜,陰風陣陣,時不時傳來一陣狗叫聲。

“大家搜,別讓她跑了,大人說了,抓到她封官進爵,金銀珠寶應有盡有!”躲在暗地的管凌晴聽著追捕她的人大聲說道。

“司空博!”管凌晴咬牙恨道。

“我用算術為你奪得天下,你許諾給我后位,沒想到啊...沒想到...現在你帝位在手,卻想置我于死地!你既先不仁也別怪我不義,我要用我的命去換你的!!”管凌晴咬破手指在地上畫著,口中默念著術語。

大喝一聲,匕首狠狠刺向心臟!

耳邊傳來淅淅瀝瀝的吵鬧聲,管凌晴迷糊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冰冷的地上,艱難的坐起身子,呢喃著“斯...好疼...我的手是怎么了?我不是應該死了嗎?這又是什么地方?”

管凌晴很是不解,發現手里緊握著隨身佩戴的祖傳玉佩,手上全是傷口,破爛不堪,玉佩上全是血,而她現在身上穿的衣著也很古怪。

環顧四周十分陌生,不禁思索著到底發生了什么,隨后一段不屬于她的記憶噴射而出,侵蝕著她的意識,頭疼欲裂。

記憶里她叫管妍,今年18歲,家住蒼茶山的村莊里,爺爺是她唯一的親人,父親在她很小時便去世了,母親也在父親離開后不久走了,這些都是長大后爺爺告訴她的

爺爺靠著祖傳的算命手段把她養大,總說她命犯孤星,以后無依無靠,讓她一定學好祖傳算術用以傍身。

他們這一脈是著名天師管黎的嫡傳,一定不能斷了傳承,可惜她資質不行,這么多年也未學有所成。

在她考上大學這一年,爺爺卻突發重病就這樣離開了她!

爺爺以前經常免費為村民算命占卜,大家惦念著爺爺的恩情,于是村長組織捐了點錢,簡陋的辦了一下喪禮。

以為大伯是知道了爺爺去世的來奔喪,誰成想卻是要乘機來霸占她家僅剩的這一點家產。

管虎一家到了話都沒說沖進來就開始到處翻找。

“大伯母......你們快住手,你們到底在找什么?”管妍焦急的。

正預沖過去阻攔,便被大伯擋住去路。

管妍心急如焚,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們,從客廳到里屋,又從里屋到書房,翻翻找找,不一會房間就已凌亂不堪,一片狼籍。

翻完了所有的地方,她們終于停了下來。

“呸。。找了半天也沒見著值錢的東西,真晦氣!”大伯母一臉嫌棄的說到。

“你個死丫頭。。快說,我記得那個老不死的一直有個祖傳玉佩,以前每次問他要都不給,你這賤蹄子,那玉佩定是在你這,被你藏在什么地方了!”大伯母突然沖過來扯著她的頭發厲聲的問著。

“大伯母,您先放手行嗎?我沒見過您說的玉佩,爺爺也走的突然,興許是戴在身上火化的時候一起燒了吧......”管妍低著頭心虛的說著。

“一看她就沒說實話。。這么值錢的東西指不定已經被她賣了,不然她哪來的錢辦喪禮!”管昕兒在旁邊幫腔作勢的說到。

“要不然搜搜她身上看看,說不定在她身上掛著呢...”大伯這時也說著。

管妍一聽,下意識的摸了下口袋,“媽!在她口袋里!”被眼尖的管昕兒看到了,立馬叫道。

她話音剛落大伯母便松開抓住管妍頭發的手去摸口袋,管妍立馬死死的把玉佩握在手里。

管昕兒隨即沖上來便愈奪取管妍手里的玉佩。。

推搡間,管妍倒在了地上,腦袋撞到地面疼痛難忍,仍是死握著玉佩不松手。

“昕兒你把她按住,我來拿!”大伯母說著便走了過來。

“大伯...別的東西你們都可以拿走,房子我也可以給你們,這個求你們留給我,可以嗎?這是我爺爺給我留下的唯一遺物了!”被按在地上的管妍哭著哀求到,希望大伯能看在爺爺的面上心軟放過她。

“你個小**,給我松手,你求誰也沒用,這東西本就應是我們的,要不是那老不死一直攥著不松手,有你什么事。”

“你看看。。你這家里,房子也是破爛不堪,下雨天都快遮不住雨了!除了這個玉佩還有什么值得我們拿的東西。。”大伯母扯著嗓子尖聲說到,邊說邊用腳踩著管妍緊握玉佩的手,尖銳的高跟鞋底踩的管妍鉆心的疼。

管昕兒也死死的按住管妍不讓她動彈,比管妍僅大兩歲的管昕兒,這時候顯得格外的老成。

“不...不能松手,這是爺爺留給我的唯一遺物,爺爺走之前一直叮囑一定要保管好這枚玉佩,說是以后有大用處,千萬不能松手!!”管妍心里默念著,這時她的雙手已經被踩的血淋淋的了,玉佩上也已經沾滿了鮮血。

“我們把她手砍了吧,這樣就可以拿到了!”管昕兒面不改色的說著。

管妍不敢相信的盯著管昕兒,沒想到她那看起來溫柔善良的面容能說出如此惡毒的話語。

“砍手不行,犯法的事不能做!”大伯這時突然開口道,也不知道是真的害怕坐牢還是動了點惻隱之心。

大伯母踩的不解恨,便拿起邊上的掃把打了起來。

“小**。。掃把星。。克死父親,克走媽媽,現在連爺也被你克死了,小**!賠錢貨!”邊打大伯母邊不解氣的罵著,管妍再也忍受不住疼痛了過去。

這些記憶是誰的?管凌晴很是迷惑......

“管黎...”管凌晴嘀咕著,“這個名字她好像在家族的宗祠排位上看到過...”

想起來了!第一代家主就叫管黎,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管凌晴依然不太明白現在的情況。

管凌晴再次環顧四周,看到自己躺的身底斑斑血跡,房間里被翻的凌亂不堪,東西到處都是。

記憶里這是炎夏共國2019年,管凌晴所處的年代按照這個記憶里的時間推算是處于西明王國時期,據今已經有一千多年。

“難道...自己穿越到了遙遠的將來了?”管凌晴滿是疑惑。

“我記得以前在家傳的典籍里有看到過靈魂是可以互換的,真有這回事?那我為什么會到這個人的身上呢?”管凌晴輕聲自語著。

回憶完管凌晴已經有點清楚現在的情況了,她默默的盯著手里的玉佩,思索著什么。

“難道...是這個玉佩的原因?”管凌晴突然想到。

記憶里這個叫管妍的女孩手里拿的玉佩和我從小佩戴的一模一樣,又都是祖傳的還是管黎的嫡傳后人。

“莫不是…”

“因為同族血脈的緣故...血脈同時沾染到玉佩,玉佩起了反應,才會穿越到管妍的身上!”管凌晴終于想通了。

話音剛落,就傳來了大伯母的聲音。

“小**你終于醒了,快把玉佩給我,昏過去都死握著玉佩不松手,看來肯定很值錢吧,要不是犯法,,早就弄死你拿著玉佩走人了!”大伯母邊說邊從里屋走了出來。

“一屋子破爛玩意,翻了半天都沒幾個值錢的,還一堆破書。”管昕兒說著把手里拿的書全都砸到了管妍的身上。

管凌晴這時還在愣神,她雖然還是很迷惑,但是也大概清楚發生了什么。

作為管家自第一代家主后最具天賦術士,運用算術幫司空博這個卑鄙小人奪取帝位時什么樣的事都見過,這件事雖然很離奇,心里卻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

“掃把星,我和你說話你是沒聽到嗎,裝什么啞巴。”說著大伯母便又準備沖上來扯管妍的頭發。

然而大伯母沒想到,現在這個管妍已經不是管妍了,豈是她能隨意欺負的!

管凌晴是什么人物......

幫助司空博奪取天下之時不知有多少人死于她的術式之下。

能奪得天下的哪個不是踩著人命過來的,能是好惹的?

在大伯母即將沖上來的時候,管凌晴迅速轉身跳起一個箭步踹在她的肚子上。

踹了足有三四米遠,大伯母直接撞在了門框上,聲音都沒來得及發出就暈了過去。

管凌晴一身戾氣,犀利的眼神盯著想要沖過來的管虎,已準備好隨時動手,管虎卻頓時停住了腳步。

“啊。。”管昕兒尖叫著。

“媽,你怎么了?你快醒醒!”這時候管昕兒沖過去抱著媽喊著,那喊叫聲不知道的以為人已經死了。

管昕兒起身就要沖向我這邊,卻被攔住了,“爸,你松手!啊。。我要去弄死這個**!”

“閉嘴!”大伯大聲呵斥道,管昕兒不得不咽下了要說的話,能看出來管昕兒很怕她爸。

管虎這時很不可思議的盯著管妍,不知道在想什么。

這個大伯,管凌晴在管妍的記憶里并沒有搜索到過多有用信息。

只知他叫管虎,在管妍10歲那年帶著老婆孩子來家里找過爺爺一次,當時爺爺直接把他們趕走了,管妍之所以記得那么清楚是因為爺爺后來經常提醒她,如果以后管虎再來找她一定不要相信這個大伯。

相女重生:冷傲嬌妻,已上線

相女重生:冷傲嬌妻,已上線

作者:冷清清類型:穿越文狀態:已完結

很喜歡作者的故事和文筆,能讓人深思的小說,贊!

小說詳情
北京快乐8稳赚选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