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短篇 > 四姝傳之半縷犀角香

更新時間:2019-10-06 13:01:31

四姝傳之半縷犀角香 已完結

四姝傳之半縷犀角香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阮南姝 分類:短篇 主角:阮鳳眠柳延洬

甜寵新書《四姝傳之半縷犀角香》是阮南姝最新寫的一本短篇言情風格的小說,主角阮鳳眠柳延洬,內容主要講述:一個是被罰下界的仙女;一個是被罰下界的冥官;一個是下界出馬的妖王;前世的朋友重聚,愛人相逢,仇人碰面。人生,從此地覆天翻。南柒柒:身邊不知道是哪個男妖男仙在招蜂引蝶,搞得情敵超多,腦殼痛。阮鳳眠:能不...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四姝傳之半縷犀角香 二、神像1 免費試讀

你家里有神像么,你家的神像里有靈魂么?

自從畢業工作后,除了春節這樣的大節日,阮鳳眠只有在五一或者十一才能回家。最近公司大調整,難得給全體員工放了三天假。原本她計劃想要去附近的城市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結果阮媽媽生病了,旅游假只好變成探親假。

“爸、媽,我回來了。”由于放假時間比較匆忙也比較短,阮鳳眠只帶了一個小包,沒有告訴家里人就跑了回來。推開門進了客廳,把包放下后,直接毫無形象的倒在沙發上。

“你怎么回來了?莫非…”宋舫原本坐在客廳里看電視,見一回來就攤在沙發上的女兒有些好奇,莫非后面的詞想了半天最后還是沒有說出口。

“鳳眠回來啦,趕緊休息一下,晚上給你做好吃的。工作沒了就沒了,不是啥大事。”阮家竹從臥室里晃晃悠悠的走出來,想也不想,直接脫口而出。

宋舫聽他這么說,趕緊扭頭瞪了他一眼。之前她也猜測是阮鳳眠丟了工作跑回來,可是看她的情緒和行禮,感覺不像。

工作是阮鳳眠心頭上的一塊傷。她最煩別人跟她提工作怎么怎么回事。

要說阮鳳眠這個人呢工作學歷本科,能力是有的,心也不錯,長的也還湊合,雖然不是傾國傾城貌若天仙,但也算是長相姣好。可是她就是有一點讓人鬧不明白,工作特別難找,而且永遠都干不長,總是被離職。

第一份工作,面試時說好的是行政工作,結果行政工作居然要出差,一出差就是一個月,最后幾乎變成了經理的生活助理。想一想,生活助理啊,吃喝拉撒都管了,她的志向是低頭認真的干一份消停的工作,哪干的了這種活。于是阮鳳眠辭職了。工作時間6個月。

經過漫長的求職,漫長到她覺得自己都快長毛了,終于找到了第二份工作。

她的第二份工作還是文職工作,干的好好的,結果公司熱線接聽部門缺少人力,借調她工作一段時間,渡過困難期。誰知道困難期的時間特別長,她在那邊干了5個月,依舊還是困難。直到最后因為她一直戴耳機耳朵出了點小問題,她主動打報告要求調回原崗,公司還沒有動靜,阮鳳眠一看,這是要將自己留在熱線部做苦力啊。于是阮鳳眠辭職了,工作時間10個月.

兩份工作下來,讓她對自己產生了懷疑,是不是自己做人有問題,才遇上這樣的問題。明明自己想找的是一份長長久久的工作好么。

所以這次她一回家,既不是過年也不是過節,阮家竹直接就判定,他的寶貝女兒又失業了。

“爸,你別瞎說,我這次的工作好著呢。公司同事和環境都不錯,這次回來是因為公司臨時放了三天假。”阮鳳眠瞪了一眼,那表情和宋舫一個樣。“我媽不是不舒服么,我順便回來看看。”

“你們單位不會只給你自己放了假吧。”阮家竹笑著逗她。

“等我做到公司CEO,我的假就是單獨審批啦。”

“哈哈哈哈哈…”全家人都笑了起來,沒事最好。

“媽,你到底怎么了。”笑夠了,阮鳳眠詢問起宋舫的病

“唉,就是不舒服,身上難受。也說不清楚怎么回事,胸口堵。”宋舫皺了皺眉,扭了扭肩膀,一看就是又不自在了。

“要我說啊,你就是更年期到了。”阮家竹坐到一旁,見女兒回來了,他也不回房間睡覺了。

“你是不是傻,你長腦子干什么用的,我才多大就更年期。”宋舫一回頭,聲音提高了三度“你不說說就是成天被你這個腦子給氣的!”

再不出手,又將是一場惡戰。阮鳳眠見狀趕緊開口打斷

“別吵吵,別吵吵。爸,最近哪個臺好像在演你愛看的那個電視劇,你搜搜。”說完趕緊將遙控器遞給了他。

“是嗎,我看看。”有了臺階趕緊下,不然也吵不過媳婦兒,趕緊閉嘴才是傷亡最小的,阮家竹深知這個道理。

小規模戰役告一段落后,阮鳳眠又回了頭。宋舫又接著和女兒講起自己最近的狀況

“我就覺得,最近的狀況和一年前有點像。可又不完全像。”

一年前?阮鳳眠扭頭看了家里角落里供著的一尊菩薩和一尊財神,一年前還沒有這倆貨,就是那個時候宋舫說她難受要命,先是去了醫院,醫生只說身體處于亞健康狀態,最近太疲勞要注意休息之類的,并沒有說出一些實質性的問題。最后沒辦法只好去找算命的看了又看,就這樣他們兩個才能進這個家。

記得當時算了好幾家,都說宋舫是仙家的命,上方有仙家看中了她,想讓她做它的弟子。讓宋舫請一尊菩薩,回來把堂口立上,不然就會一直難受。

堂就是仙家在凡人家里的住所,有了堂,上方的仙家就能在凡間住下來。可是立堂卻沒有那么容易,大部分的人是沒有辦法靠自己把堂口立起來。這中間有一系列的程序規矩,仙家中人才能明白才能懂得。

記得當時阮鳳眠還問宋舫,什么是上方的仙家,難道這世間真有神仙?宋舫當時是這么回答的“什么仙家,還不就是那些蛇狐蟒黃,妖魔鬼怪。”口氣十分的輕蔑。

“那不對啊,媽,不是說建國以后動物不準成妖么?”

“***都死多少年了,現在哪個能像他老人家那樣兒。再說了,你說不讓成妖就不成妖了?法律連人都管不住,還想管動物?”

宋舫原本是不信這些鬼鬼神神的,可是阮鳳眠的一句話又讓她改了主意。

“請一尊泥菩薩放在家里,不過逢年過節給柱香,也沒什么。說不定就好用,試一試總比你這么難受來的強。”

想想也有道理,歸根結底除了錢,并沒有損失什么。最后宋舫也就點頭。

于是…于是阮家竹就自告奮勇,去請了這倆回來。

你還別說,自從他倆進家,宋舫的癥狀確實基本消失了。

“媽,你說會不會是哪里弄的不對,它們又不會說話,在這里點你呢。”阮鳳眠有些疑惑的看向宋舫。

“我也是這么猜的,所以打算明天去找人算算。”停了一下后,又接著說“就還找當初給咱們立堂的那家。”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快乐8稳赚选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