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歷史 > 農門辣女:神醫小痞妻

更新時間:2019-09-02 16:17:04

農門辣女:神醫小痞妻 連載中

農門辣女:神醫小痞妻

來源:掌文 作者:柳葉 分類:歷史 主角:陳沐沐陸錦豐

主角是陳沐沐陸錦豐的書名叫《農門辣女:神醫小痞妻》,本小說的作者是柳葉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朝穿越,變身被買來沖喜的小媳婦,還沒拜堂,就被極品親戚給推下水。然后,丑八怪小丈夫居然“嫌棄”她吃白飯,要趕人走?陳沐沐怒了,立誓要讓他刮目相看!挖草藥,抓山雞,斗極品親戚,行醫務農,發家致富。丑丈...展開

本書標簽: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農門辣女:神醫小痞妻 第十五章、現在,是你丑 免費試讀

陸錦豐瞧她這神色,心里沒來由發寒,“那個鐲子有問題?”

“大大的問題。”陳沐沐食指摩挲著下巴,眼里掠過一絲狡黠,“方才我沒想到,現在忽然想起,有一種千年寒木制成的鐲子是會散發出奇香的,而香味越濃,對人身體損害的越大。”

這畢竟是陸錦豐母親的祖傳物品,聞言神色緊張起來:“長期佩戴它,是不是會對身體造成損害?”

“的體質,戴它一段時間是沒問題的。”陳沐沐想到李氏那身體狀況,搖搖頭,“不過現在卻是不適合戴了,那鐲子賣了就賣了吧,贖回來對你們沒什么好處。”

陸錦豐俊秀的眉頭皺起:“那鐲子對人身體有什么害處?”

“會多做夢。”陳沐沐嘻嘻一笑,“你也別問我了,我也只是猜想,畢竟我又沒研究過,放心,暫時是死不了人的。”倏忽感覺到胳膊上的壓力,眉頭微微一挑,“陸錦豐,你這是在非禮我嗎?”

方才兩人急著逃跑,陸錦豐便一直拽著她,現在聽陳沐沐這一說,陸錦豐如遭電擊,急忙縮回手,耳根染上可疑的紅暈。

“就你這丑樣子,誰稀罕非禮你。就算你再造謠也沒用,在我這里,生米是煮不成熟飯的。”

我勒個去,這嘴欠的家伙,誰要跟他生米煮成熟飯!“我可記得,有人長得好像比我還丑?”

“那是以前。”陸錦豐微微一笑,直把路邊買燒餅的一個小姑娘看得滿臉通紅,“現在,是你丑。”

這人有病,她不應該跟小朋友計較的,她都多大的人了,穿越成小姑娘,可不能連帶智商都給拉低了。

陳沐沐白他一眼,轉移話題:“說好的找鎮上最大的藥房,現在都什么時候了,你還不趕緊帶路?”

說到賺錢,陸錦豐頓時積極起來,指著馬路對面的一家店面:“就在那里。”

保和堂是鎮上最大的藥堂,里面坐堂大夫莫謙醫術了得,陸錦豐提起的時候語氣還百般欽佩。

陳沐沐知道他找保和堂是為了順便看一下自己身上的病情,自從被蛇咬了后,他不僅不再吐血,連臉都正常了,心里自是有許多疑團的。她陳沐沐不是正規大夫,陸錦豐信不過。

兩人背著藥材走到保和堂門口,在門外招待客人的伙計倒也機靈,看他們背著藥簍趕忙引著往后堂走去。

大藥堂辦事不含糊,收購很簡單,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一共拿到十兩零五十八個銅板。

陸錦豐看著輕易到手的錢財,整個人都怔愣了。

藥堂的伙計笑瞇瞇的對他道:“像白靈芝、鐵皮石斛這些珍貴藥材,要多少我們收多少,下次記得再多帶一些過來,我給你們多一些優惠。”

“多謝這位小哥了。”陳沐沐道謝,帶著陸錦豐從后門離開。

“按照利益七三分,這是你的三兩銀子。”陳沐沐從錢袋里拿出碎銀交給陸錦豐。

“好。”一兩銀子就足夠一戶平民人家過一年了,一下子就擁有三兩銀子,陸錦豐依稀覺得有些恍惚。

“瞧你那沒見過世面的樣子,真丟人。”陳沐沐嘲笑他,將五十八個銅板在他面前晃了晃,“不是我宰你,這五十八個銅板作為你拜師的學費,沒意見吧?”

有了三兩銀子,陸錦豐的腰桿子挺直了,大度揮手:“拿去吧。”說著有些疑惑看她,“你說的做生意便是采摘藥材來賣?雖說這藥材也挺貴的,但畢竟野生稀有,總有摘完的時候。”

“還知道坐吃山空,小伙子覺悟不錯。”陳沐沐調侃著,將銀錢收好,“你說對了,山上藥材遲早有采摘完的時候,這樣日子過得不行。而且今天之所以能拿到這么多錢,是因為我們采摘的藥材里面,有幾味是稀有的,明后天不一定采到了。”

陸錦豐目光在她身上轉一圈,欲言又止。

陳沐沐眼珠子轉了轉,折身回去,跟藥堂的伙計借了紙筆,刷刷刷寫了還錢借條,掏出三兩銀子給他,“諾,這是我的賣身費用,現在還給你了,我們兩清。”

陸錦豐沒有伸手來接,眼中有幾許慌亂掠過:“我說了不用你還。”

在一起的時候整天奚落她,甚至恨不得把她趕回家,這會兒她想要離開,心里卻有些古怪的舍不得。

“你說不用還,可我不喜歡欠人東西,那欠條我看著不舒服。”陳沐沐把銀子放在他手上,揚起頭,“從今天開始,我自由了,我們兩不相欠,以后我也不是你媳婦。”

“本來就不是。”喉嚨里仿佛堵了東西,語氣艱澀,陸錦豐將那三兩銀子抓在手上,神情有些悵然,“三兩銀子,買不回我鐲子呢。”

“喂,你別貪心好么,當東西關我什么事,我賣身的錢只有三兩銀子,多一個銅板你都別想拿。”陳沐沐頓時怒了,“人心不足蛇吞象,陸錦豐,沒有我,你也沒有今天的銀子。”

“我自然知道。”陸錦豐眼底閃過一份苦澀,將銀子收好,對她道,“接下來你想去哪里,不是說好那五十八個銅板算我拜師費,怎么轉眼就翻臉不認人了?”

“我能去哪里。”陳沐沐無語,想了想,忍痛拿出一兩銀子,“諾,這是我一年的食宿費,暫時住在你家里。”

不是她沒骨氣,而是她真的不知道去哪里。陳沐沐老家就不用說了,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回去不受待見不說,可能還會被她那個賭鬼老爹再賣一次。

坐吃山空,她就算有四兩銀子,又能消費多久?她這個身子才十二歲,出去找活干恐怕也沒人敢用童工,再且最重要的是,她的病還沒好,這小身板吃點藥,腰包一下子就空了。

甚至一個不注意落單,說不定還被人販子賣了。

還不如老老實實現在杏雨村扎根,等經濟好了,再出去另尋發展,畢竟她現在能信任的,也就只有李氏母子了。

“我接了。”陸錦豐爽快接過銀子,眼里露出些許笑意,“以后你就暫住我那里吧,有我吃的,就不會少你一口。”

明晃晃的笑容,仿佛揉碎了一池的星子,璀璨耀目,竟美得讓人有些移不開眼睛。

“那是必須的。”陳沐沐別開臉,伸個懶腰,朝保和堂大堂走去。

這小子臉好了之后,整個人都妖孽了,即使她不是顏控主義者,都忍不住恍了恍神。

門口的伙計見他們又回來,一怔:“你們是要看病嗎?”

“是啊。”陳沐沐望著他,想到之前在當鋪遇到的那伙計,唇邊笑意有些深邃,“是不是窮人不可以來大堂看病?”

“姑娘說什么話,都是一個鎮子上的,哪里分得什么高低貴賤,兩位到這邊排隊吧。”伙計說著,把他們領進大堂。

伙計的素質間接反應了保和堂的素質,看來能做到鎮上最大的藥堂,保和堂不是沒有一些資本的。

總算不全遇到**,陳沐沐欣慰點頭。

莫謙大夫正在堂上問診,前面排隊的還有四五人,陳沐沐閑著無事,便打量前面的病人,溫習自己已然有些生疏的問診技術。

“面色蠟黃,眼袋青黑,眼神虛浮,下盤不穩,應該是縱欲過度。”

“面色蒼白,嘴唇干裂,步伐不穩,發聲艱澀,應該是風寒感冒,痰多體冷。”

“你這是在求醫,眼神別那么古怪。”陸錦豐見她不住打量著身側的人,提醒道,“好歹是個女孩子,這樣很失禮。”

“老古董。”陳沐沐哂笑,多看人兩眼就是失禮,那么古代的女人是不是都應該挖了眼睛再走路?“君子行如風站如松,不和女子茍于言笑,你這么說,是不是跟我說話你都沒禮貌?”

陸錦豐一啞,正待說話,排隊已經到頭。

“前日子淋雨或者落水了吧?”莫大夫把脈觀望。

“落水了,發燒過。”陳沐沐坦言,“沒有得到及時醫治,現在整個人還有些暈乎乎的。”

“無妨,你體質還不錯,吃上兩副藥就好。”莫大夫和藹說著,提筆刷刷寫下藥方,讓她到一邊去拿藥。

陳沐沐看了眼藥方,不由得再看莫大夫一眼。

這大夫也實在,知道平民百姓吃不起太貴的藥,給她開的都是藥效好價格不貴的,太會體貼病人了。

莫大夫卻沒有看她,目光落在陸錦豐身上,仿佛幾百年沒見到美男子似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眼珠子差點蹦出來。

“莫大夫?”陸錦豐被他瞧得不自在,喊了一聲。

“哦。”莫大夫眼睛眨了眨,這才回神,意識到自己失態,露出尷尬一笑,自嘲道,“看小兄弟你面相不凡,才一時間失了態,莫見怪莫見怪。”

話是這么說,眼睛還是絞在陸錦豐身上不肯離開。

陳沐沐心思一動,也看向陸錦豐。

一個農家病懨懨的小伙子,不但讓江湖神棍失態,還讓保和堂的坐堂大夫失神,難道他那張臉,撞上誰的神顏了?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快乐8稳赚选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