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軍事 > 諜戰之刀尖舞者

更新時間:2019-08-29 19:32:07

諜戰之刀尖舞者 連載中

諜戰之刀尖舞者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誰我 分類:軍事 主角:章唯范軒杰

甜寵新書《諜戰之刀尖舞者》是誰我最新寫的一本軍事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章唯范軒杰,內容主要講述:死而復生的喬某隱居某寺院四年,被其上司發現而重新歸隊軍統,歷經其在中共地下黨任職的師長和好友被改組后的保密局頻頻追捕、追殺之后,毅然主動申領臥底,在與三任保密局武漢站站長的生死博弈中,充分展示其諜報才...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諜戰之刀尖舞者 第014章 出現場 免費試讀

從古德寺出來去街面上就一條小路,寬不過三人并肩走。邊江讓人去街面上叫了三輛人力車,人犯戴著手銬由一人押送坐中間一輛車,前后兩輛車護衛,其他人吊在最后一輛車后,陣勢是足夠了的。

新站長到任沒幾天,就拿下了一名倭賊余孽,是件挺長臉的事兒,大家伙勞累了幾天,總算沒白忙活,一路上興致都挺高的。這時誰也沒有注意到,迎面走來一個戴鴨舌帽的男子,帽檐壓得極低,要放在平常,定會引起他們的警覺。

男子見有車過來,側身立于路邊讓道,一副恭順良民狀。當第一輛人力車經過他身邊的剎那,他略佝僂著的軀體驀地騰空而起,一腳踹翻車夫的瞬間,雙拳來了個雙風貫耳將車上坐著的倆人的倆腦袋撞在了一起,眼見得人暈了過去。轉瞬間,這人一個鷂子翻身來到了第二輛車前,右手一掌撩開車夫的同時,左腳躍上踏腳板穩住失去控制的車,右腳足尖抵住了押送人犯那人的喉嚨,左手迅速攬住人犯的腰肢,一個180度轉身跳下人力車,向一側的巷口躥去。

這男子的一連串動作于電光石火間發生、完成,邊江和彭克己及其他人尚未反應過來,人已經沒影了。待他們清醒過來,搬開橫在路上的兩輛人力車,還上哪兒追去。這人顯是極為熟悉當地地形,既預謀在先,每一步每一招都算了進去,又怎生會讓人逮住。

在邊江和彭克己互為補充的描述過程中,范軒杰一直處在一個長考的狀態中一言不發,這讓梅方舟余下人等愈發地陷入一種人人自危的境地中。傳說中的范軒杰行事果敢說一不二,他的不動聲色會讓人產生一種頗為不妙的遐想。

在邊江和彭克己講述完畢后,室內靜得沒人一般。至少三分鐘后,范軒杰仿佛才從某種夢境中驚醒過來一般,抬頭看了邊江一眼,竟爾有些懵里懵懂地問了一句,講完了?

邊江倉促地點了下頭。

范軒杰活絡起來的眼珠子往邊上閃了閃,接著問了一個所有人均感莫名其妙的問題:“那個啥古德寺哪個時間段最熱鬧?”

“大概上午十點左右吧。”半晌,最先回過神來今晚值夜班的機要室主任閔敏遞上了話。

“你,你,”范軒杰伸手點了下霍光和邊江,“明日閔主任說的這個時間段跟我跑一趟現場,喬裝一下扮作我的隨從。”笑對閔敏。“還有你,委屈一下,當半日我的太太。”

閔敏嫣然一笑道:“得嘞。”

眾人均松了一口氣。

翌日上午十點,邊江和霍光約著率先來到昨晚被“打劫”的那條小路的巷子口,范軒杰和閔敏還未到。倆人等了一會兒,方見閔敏挽著范軒杰的胳膊從巷子的那端親親熱熱地過來了,原來人早到了。范軒杰只是簡簡單單在頷下加裝了一兜兜腮胡子,身邊伴著位小鳥依人的閔敏,儼然一副北方商人的形象和做派。

到跟前了,范軒杰分別看了倆人一眼后才說:“所有路徑當中,這個地點最適合伏擊,也便于脫逃。你們遇上高手了。”

不寬的一條小路,恰如閔敏昨晚說的,幾乎塞滿了熙熙攘攘的男女老少。

“這個古德寺香火還挺旺的啊!”范軒杰安步當車緩緩而行在人從中。

“知道為什么嗎?”輕挽著他的閔敏嘟著嘴問,一副嬌憨之態惹人憐愛。

“你這是考我啊,我又哪里曉得。”范軒杰亦是一副極受用之態。

“說了你也許不信。大多的人尤其年長者,就一個愿望,祈盼從此天下太平。”閔敏言簡意賅道。

“就如此簡單?”范軒杰似不信。

“你不信?那你呆會兒隨便拉一個問問不就結了。”這里面就有些撒嬌的味兒了。

這讓范軒杰突然想起在東山桃園與王巖相遇的那句幾乎如出一轍的“你信嗎?”這似乎從某一個側面反映了當下中國各階層對國府的不信任度,也讓范軒杰感受到了一絲絲的悲哀。

一邁入古德寺的山門,邊江和霍光便隱在范軒杰和閔敏的身后觀察著周遭的各色人等。范軒杰來此絕非踏勘現場這般簡單,定有另外的深意。果然,范軒杰領著閔敏裝模作樣拜了拜后,幾個忽閃避開人眾,直接來到昨日拘捕伊能慶子的那堵墻下。

邊江和霍光左右掃視一眼,暫無人注意到他們。范軒杰慢慢踱到墻下,伸了伸手,身體稍微一縱,指尖便可觸到墻頭。他喚來邊江,讓他具體描述一下當時伊能慶子從墻頭摔下來的狀況。

“你認為她因為什么原因沒能翻過墻去?”邊江剛一述說完畢,范軒杰馬上提出了一個讓他無法回答的問題。

“或許是身體有恙也或許身上穿多了之故吧。”他只能給出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且算你判斷準確。這個女人拿槍對準了腦門,只要輕輕一扣便一命嗚呼,但她同樣沒有做到。這難道也與她身體有恙或穿多了有關聯嗎?”擺明了自己不是好糊弄之輩的范軒杰甚至冷哼了一聲。

邊江頓時語塞,若再來個也許或者,那就是無能的強辯了。任何一個上司不會重用這樣的下屬。范軒杰看似簡單的兩個問題卻揭示了一個關鍵點:伊能慶子翻墻和自戕兩個舉止的失常絕非主觀所致,應是外力所為。

接下去,范軒杰掃視一眼周邊環境后,分別讓邊江和霍光站到昨晚發現伊能慶子翻墻和自戕的兩個位置上,把眼下的白天想象成黑夜,他本人則隱于某一株古木一側,還未等他宣召,邊江和霍光已跑了回來,一臉粉絲崇拜偶像之態。

“別說晚上,就光天化日之下也未必察覺得到有人藏在這兒。”邊江滿臉的亢奮。

“你的意思是伊能慶子的失態是遭人偷襲所致?”顯然霍光看得深些。

“一種揣測而已。”范軒杰淡然而道,一對眼睛卻閃著異樣的光芒向周邊掃去。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快乐8稳赚选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