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耽美文 > 莫逆之交

更新時間:2019-07-11 15:17:50

莫逆之交 已完結

莫逆之交

來源:掌文 作者:南朝 分類:耽美文 主角:趙延沛夏巖

經典小說《莫逆之交》是南朝所編寫的同人小說風格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趙延沛夏巖,書中主要講述了:頒獎典禮上,主持人問趙延沛,“夏影帝第一次摘桂冠,您送了輛車;第二次您送了棟別墅;這次送了座莊園,下次呢?”兩人CP粉高喊,“送自己!”趙延沛垂眸望著身邊的夏巖,莞爾道:“那就如他們所愿,把我自己送給...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莫逆之交 Chapter06 免費試讀

席暮殷切地望著他,“前輩,你不記得我了嗎?”

夏巖有點臉盲,在腦海里搜索了半天也沒想起來,求助地看向趙延沛,基本上他認識的人趙延沛都認識,而且都能記得住。只是這種趙延沛明顯沒有接收他的信號,淡漠地插手立在一邊。夏巖只好說了聲“抱歉”

席暮自信地道:“沒關系,我會讓前輩永遠也忘不了我。”

趙延沛冷淡地哼了聲,“容毅說你來之前沒有吃東西,那邊有點心,先吃點墊墊,省得一會兒喝了酒胃難受。”

“哦,你要吃嗎?”

“我得應酬,你自己去吧。”帶著余瑤走入人群之中。

夏巖和幾個熟人打完招呼后,便躲到一邊去吃東西。反正這種場合有趙延沛和容毅長袖善舞就夠了,他只是走個過場。

這時聽一個溫柔的聲音喚他,“阿巖。”

他回頭時看到了楊怡寧,她穿著一件赭色百花仙子的抹胸晚禮服,網紗質地完美襯出她白皙的肌膚與豐滿的上圍,合適的腰身凸顯出她優雅迷人的氣質。

娛樂圈里從來不缺美人,楊怡寧在如云的美人堆里,也自有一番風情。

夏巖放下糕點,站了起來,有些拘促地道:“怡寧。”

昨晚他在頒獎典禮上見著她,兩人不過略略點頭。他們當時分手分得果決也體面,此后這么多年,雖然同處一個圈子,都有意無意的避開彼此,再沒有過什么交集。

夏巖對楊怡寧一直心懷愧疚,隔了這么多年突然相對,難免尷尬,不知該說些什么好。

倒是楊怡寧很大方地向他伸出手來,微笑著道:“舞會要開始了,能陪我跳支舞么?”

她的笑容還和當年一樣帶著如水的溫柔,而事實上這個女子比任何人都要強。

--繞指柔是她,百練鋼也是她。

夏巖彬彬有禮地牽起她的手,進入舞池,手掌虛虛地攬著她的腰,盡顯紳士風度。

音樂的節奏很慢,他們緩緩的移動著舞步。楊怡寧將下顎輕輕地倚在他肩膀上,語氣里帶著幾分溫柔的哀傷,“你的舞已經跳得這么好了。”

當年還是她教他跳得舞,滿室清輝的晚上,她這樣輕輕地倚在他懷里,矯小而柔軟。

夏巖有些感慨,輕輕地攬住她的腰,兩人之間漾起一種脈脈的溫情。

趙延沛離他們不遠,看著兩人相擁的姿態,緊緊地蹙起了眉頭。余瑤感覺到他的低氣壓,舞步都拘謹了起來。

舞會結束后楊怡寧依然倚靠在他身上,“阿巖,陪我去那邊坐坐好嗎?”

夏巖見她神情不太對,關心地:“你還好嗎?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沒事兒,一月一次都習慣了。”

夏巖扶她到一邊坐著,叫侍應生給她倒了杯熱水,見她從手包里拿出兩粒白色小藥片準備服下,“這是什么?”

“止痛片。”

夏巖皺眉,“這藥有依賴性,現在就吃這個藥,你的身子還要不要了?我讓人去給你買點紅糖水,喝了會好點。”

楊怡寧收起了藥片。

在男人看來是女性生理性的東西,每個女人每月都會痛那么一次,應該是習以為常的東西。因此也不會明白女生痛起經來程度不一樣,有些人月經來了,不光胸痛、腰痛、腹痛,甚至連關結都痛。

助理很快就買來了姜末紅糖水,趁夏巖去給她沖泡的時候,她悄悄地將藥吃了。感覺到一陣凜冽地目光盯著自己,警覺地回頭,對上趙延沛不太友善的眼神。

旋及趙延沛便換上了儒雅的笑容,“最近和楊小姐很有緣份,走到哪里都能遇得上。”

楊怡寧挺直了腰背,“恕我記性不好,我不記得什么時候見過你。”

趙延沛酒杯輕輕地碰了下她的,“我和阿巖向來焦不離孟,孟不離焦,見到他就是見到了我。”

“你們這么要好,看來以后老婆都是可以共用的。”

趙延沛微笑著道:“這等齊人之福,就無須楊小姐享受了。”

楊怡寧的目光倏然冰冷了下來,帶著怨毒的恨意。兩人針鋒相對,如凜冬罡風呼嘯。

這時夏巖端著紅糖水過來,好像冰天雪地里忽然有春風拂過,和樂融融。

夏巖將紅糖水紅楊怡寧,知道兩人不對付,把趙延沛往別處推,“我剛沒有陪亭亭跳舞,你去幫我陪陪她。”

趙延沛就勢握住了他的手,俯身過去,聞到了淡淡的茉莉花香,原來他還是用了自己贈的香水。

他心情愉悅了起來,握著他的手腕輕輕地摩挲了下,湊到耳邊低聲道:“等會兒一起回去,我讓阿姨熬了你最愛吃的海鮮粥,嗯?”

那是一把男中音,和平時聽到的不一樣,聲線略微上揚,有種流光溢彩的華麗,又充滿質感。

夏巖只覺耳邊一陣酥麻,仿佛有一根蛛絲從耳廓滲透到心底,密密匝匝纏繞上來,黏黏糊糊的。

他和夏素伊一樣是聲控,對美好的聲音總是無法抵抗。按說與趙延沛相識十年,對他的聲音已經有了免疫力了,沒料到他突然來了這手,夏巖猝不防及,心思一下就浮動了起來。

他警告地瞪了趙延沛一眼,后者回他一陣清朗的笑聲,端著酒杯迤迤然而去。

夏巖盯著趙延沛的背影暗暗磨著牙,他像個餓了幾天的吃貨,吃到了最喜歡吃的東西,結果才嘗了一口就被人搶走了,抓心抓肺的難受。

他等楊怡寧喝完紅糖水后說道:“我讓助理先送你回去,止痛片還是不要吃了,如果實在痛得厲害可以找中醫調理一下。”

楊怡寧見他心神不屬的樣子,表情復雜,轉瞬又換上了笑容,“沒關系,你去吧。”

夏巖堅持陪同助理送她離開酒會后,才端著香檳來到趙延沛身邊。后者正與隋唐夫婦談笑風生,旁邊的席暮一瞬不瞬地盯著他。他也不插話,手插在西褲袋里旁聽著。

趙延沛又恢復了以往的聲音,低沉舒緩,自然也是好聽,可喜新厭舊是人的本能,夏巖聽了會兒便覺得不滿足,不悅地蹙起了眉頭。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快乐8稳赚选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