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軍事 > 火線突圍

更新時間:2019-10-11 22:11:40

火線突圍 已完結

火線突圍

來源:有書閣 作者:磚家老李 分類:軍事 主角:何一口

主人公叫何一口的小說叫做《火線突圍》,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磚家老李最新寫的一本熱血軍事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雇傭兵是死亡的掮客,如跗骨之蛆一般野蠻生長在有戰爭的地方。有人說,雇傭兵是金錢的奴隸。有人說,雇傭兵是罪惡的源泉。本書帶你走進不一樣的,生活在火線中的雇傭兵。...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火線突圍 第1章 失蹤在撒哈拉的老板 免費試讀

世界上有一種鳥是沒有腳的,生下來就在天空中飛啊飛,累了,就在空中睡覺;它一生只落地一次,那就是它死的時候.

我便是這種鳥,自小被人販子賣到一個江湖馬戲團,在馬戲團的舞臺上度過了整個少年時光,后被一個俱樂部老板看中帶到,成為他旗下的極限運動家。

來到才知道,站在世界頂端的那一小撮人,思維和大眾是完全不同的。老百姓喜歡的娛樂模式已經無*他們的神經,所以他們選擇用人體極限的方式來尋找**。

我的職責,便是陪他們尋找**的同時,保護他們的安全。

達喀爾拉力賽是全球最頂級的極限運動賽事,2009年前,比賽一直在進行,后因毛里塔尼亞境內安全問題遷徙到南美洲。

我的老板無比鄙視拉力賽組委會,認為這是極限運動者對恐怖勢力的妥協,他不顧親友反對,帶著一批助手和我,從克萊蒙費朗出發,要開創單人橫跨撒哈拉的記錄。

撒哈拉的環境比想象得惡劣許多,令人窒息的炎熱和如影隨形的威脅伴隨左右,但這對受夠馬戲團的我來說,只是**我神經的開胃菜。

我五歲被老板娘吊打整晚,十歲從十幾米高臺上摔下,十三歲和七八個大人打群架被打斷了三條肋骨。

這些事情都沒有讓我死去,其他的,也休想。

進入西撒哈拉境內后,環境愈發的艱難,我始終領先老板兩三公里左右,這樣既不讓老板嫌棄自己沒用,又可以時刻保護著老板的安全,必要時,我會用自己的命去保護他,不為別的,只為他將我從馬戲團買了出來。

我這只本該死在馬戲團垃圾堆里的鳥兒,飛過天涯海角,始終游走在生與死之間,除了報恩,找不到活著的意義。

出發前,老板的保鏢隊長遞給我一把槍,被我拒絕了。我認為自己不需要槍,因為我對冷兵器有種瘋狂的癡迷,還在馬戲團時,便一個團里的老人給了我一把沒有手柄的匕首,匕首把柄處用黑布纏著,跟隨我多年。

中國傳統兵器譜里,刀槍劍戟斧鉞鉤叉,我都玩得很好,唯獨對現代文明產生的不感冒。

如果老板遇到來自動物或者人類的威脅,我可以在三十秒內趕到,甩出匕首,擊中敵人的要害。

如果敵人不止一個,我會用自己的命護住老板。只要給保鏢爭取三分鐘的時間,乘坐直升機的保鏢隊長莫杰托就會趕到,迅速解決敵人。

這種戰略是我和保鏢隊長背著老板制定的,老板是軍旅出身,他認為被保護是對他的侮辱。

我以為自己可以一直做老板的影子,終了此生,可命運這東西,一直不被我掌握。

天色漸黑時,老板90度夾角V-Twin發動機的聲音突然消失了。

在此之前的幾天里,老板的發動機聲消失過數次,原因是老板如廁,或發動機壞了。

一般這種情況,我都會放緩前進的速度,等待老板跟上。

可這次,五分鐘過去了,那熟悉的發動機聲依舊沒有響起。

我回轉車頭,雙腳踩在車背上,放開摩托車的把手,昂頭掃視著四周。

馬戲團有個把戲叫開鎖逃生,開鎖的關鍵在于聽音,通過聲音判斷出不同鎖子的法門。我十二歲便熟練掌握這一技能,判斷發動機的聲音對我只是基本功。

方圓幾里之內,沒有絲毫發動機的聲音。

我在廣袤的沙漠中游弋著,手舉Vector21夜視測距望遠鏡,卻因為此處沙丘頗多,阻礙了視線。

一路上我們經歷了不同的環境,這里的地質環境十分復雜,即便是直升機也無法遠距離觀察到陸地的每個角落。再加上這個國家政局動蕩,早在昨天,保鏢隊長莫杰托便提醒過我要小心。

我提醒自己謹慎再謹慎,可老板就在我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了。

艷紅的太陽墜入大地,周圍的溫度迅速下降,光線漸漸減弱,沙漠的黑夜就要降臨了。

撒哈拉的夜晚簡直是地獄,極低的溫度和神出鬼沒的蝎子蜈蚣吞噬著人的意志,我心急如焚,如果天黑之前找不到老板,夜晚找到他的幾率幾乎為0.

血紅的太陽墜落到天邊時,我的耳畔傳來一陣刺耳的槍聲!

槍聲!!

是AK47的槍聲,不是老板的配槍M4的聲音!

熱血涌入我的頭頂,對熱兵器的厭惡是深入骨髓的,條件反射是特別不喜歡聽槍聲。尤其這槍聲很可能是打在老板身上的。

我發瘋一樣的沖向槍聲的方向,五公里開外的沙丘上,一件沾血的土撥鼠沖鋒衣醒目的擺在那里,用碩石壓著,夜風已經起來了,沖鋒衣被風吹得呼嚕呼嚕響。

那是老板的外套。

這時,助理團的黑鷹UH-60通用直升飛機也發現了這里,緩緩停在地面上。我爬上沙丘,從碩石下面拽出沖鋒衣。

衣服上歪歪扭扭的用鮮血寫著幾個英文字母:“amillion¥”一億美金

我深吸一口氣,正要四處觀瞧,保鏢隊長莫杰托撲了過來。

“FUCK,何!BOSS呢?”

莫杰托比我高將近一頭,他是北愛爾蘭人,喜歡養貓喝酒和重武器,他脾氣暴躁但是人不錯。

我把那件帶血的沖鋒衣遞給他,他粗壯的眉頭皺了起來,開頭低頭尋覓著。

就在這時,碩石的縫隙中,傳來一陣響亮的手機**。

莫杰托掰開一塊石頭,從下面拽出一個衛星電話,旋即便接通了。

電話里面的聲音很大,聲音通過凌冽的風傳到我耳朵里。

“讓BOSS和我通話。”

莫杰托聲音十分果斷,同時拽著我爬上直升飛機,用手勢示意駕駛員迅速將飛機升空。

“準備好錢,我會讓他跟你通話的。”

對方說完這句話后,便迅速掛掉了電話。

飛機上,莫杰托一拳砸在機艙上,嘴里用歐式英語罵道:“**的倒霉,這幫子劫匪一定是摸清了咱們的底細,尾隨身后伺機出手,就為了敲詐咱們一大筆。”

我的目光一直掃視著飛機下方,心里有個解不開的結,劫匪是如何將老板從我眼皮子底下弄走的?他們難道會土遁?

撒哈拉中最多的不是沙子,而是無處不在的大小碩石,碩石堆積起的沙丘此起彼伏,倒是不錯的掩體。飛機從一個個沙丘上空飛過,我們焦急目光的搜索著那些沙丘的角落。

這群劫匪一定極為熟悉此地的環境,太陽落山后,撒哈拉迅速墜入黑暗中,他們趕在天黑的瞬間綁架老板,便是讓我們無跡可尋。

莫杰托已經急瘋了,嘴里不停的罵著臟話,雙手死死的攥著槍把,似乎要將這把M4攥碎。

我沒有任何營救人的經驗,靜靜的站在角落思索著,起初也是一籌莫展。

直到我隱隱透過直升機螺旋槳的轟鳴聲聽到下方傳來老板的咒罵聲時,便一把搶過莫杰托手中的Vector21夜視測距望遠鏡,朝北側沙丘望去。

聲音是從那附近發出的,那片沙丘縱橫交錯,即便從搞出望去也難免有視覺盲區。

聲音戛然而止時,我催促駕駛員將飛機開到那片沙丘上空。

就在這時,莫杰托突然扯開嗓子喊道:“對方有火箭筒!!”

說著,他手中的M4突突的響了起來。我也看清楚,就在下方縱橫交錯的沙丘中,一個穿著和沙丘一般黃色衣服的黑人士兵證抱著火箭筒藏在沙丘后面。

莫杰托的聲音完全變形了,一邊射擊一邊怒吼著:“靠過去,給過去!我要干掉那幫孫子!!”

然而飛機卻越飛越遠,駕駛員一邊逃離一邊慌張的向下觀察,額頭上滿滿的都是汗。

莫杰托急得直跺腳,沖到駕駛員跟前,用槍口頂住駕駛員的太陽穴。

“莫杰托,咱們跑吧,我還有老婆孩子,我不能死啊…”

駕駛員說著,聲音已經哽咽了。

就在這時,我眼角的余光撇到剛才那處山丘處,剛才的那個黑人士兵正在扛著火箭筒瞄準我們。

轟隆一聲,直升飛機被炸成了兩半。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快乐8稳赚选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