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耽美文 > 岐山有仙樂

更新時間:2019-10-11 19:51:48

岐山有仙樂 連載中

岐山有仙樂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五月杳 分類:耽美文 主角:祁嬰蘇樂

祁嬰蘇樂是《岐山有仙樂》這本小說的主角,作者是五月杳,這本小說的主要內容是:第一次,穿越不斷升級打怪成妖尊,還沒享兩天清福——被鎮壓,死。第二次,重生到修仙界最牛逼轟轟三大派之一的白月宗,成了宗主——未知結果,詳情請看正文。妖尊變宗主,他怎么算都覺得不劃算。妖界圣器臨空出世,...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岐山有仙樂 第七章 九死醉尺6 免費試讀

大抵是因為祁嬰講得太正義凜然,不容旁人反駁,水碧竟然在祁嬰面前活生生愣住了。

良久,她,“妖尊。你們…你們都已經那樣了?”

那樣,指的當然是—

郎情郎意,翻云覆雨,床笫之私。

祁嬰正兒八經點頭,“嗯。”

蘇樂眉間微蹙,握著祁嬰的手微微加重。

祁嬰心虛,看向蘇樂,原本是想問聲怎么了,可又是想起他聽不見,便就更加的撒謊不覺心虛。

蘇樂出聲,“現在可有什么危險?”

祁嬰看向一米外的蛟龍,那蛟龍越是掙扎,鎖妖絲就越是嵌入它的皮肉,它叫的就是越加的慘烈。

危險么…

好像,是挺危險的。

祁嬰攤開蘇樂的手心,在他手中寫著‘無事’二字,寫完后,又是美滋滋的將蘇樂摟得緊緊。

真是一副賤兮兮的小媳婦模樣。

水碧悶聲,“妖尊,盡管你剛剛說的話并沒有什么錯處。從長相和修為上來看,我的確挑不出他的錯處。可要是有一日,他發現你并不是白月宗宗主,而是他們這些修仙者恨不得抓起來千刀萬剮的妖尊,那又該怎么辦?妖尊,你們是沒有結果的。”

水碧收回手中寒光,那蛟龍見水碧沒了殺心,也不再掙扎。

蛟龍不掙扎,現在也安靜了許多。

祁嬰冷靜道,“那又如何。我相信他,他不會背棄我的。”

嘖嘖嘖。

說起瞎話來,祁嬰連自己都怕。

仿佛他這一刻真是個斷袖似的。

蘇樂的頭也靠在了祁嬰的身上,竟然看上去,是那般的,般配。

水碧閉眼,沉沉嘆息,“妖尊,你許久未來過大阿山,現在大阿山早就變了。”

這是什么意思?

祁嬰蹙眉,防備著,想到什么時,這才注意到—

蘇樂現在臉色蒼白,蔥白的指甲現在已經鮮紅,竟然已經開始。

祁嬰的內心:

喂!

你不是開玩笑的吧?

你不是說要保護我的么?

你不是修仙界第一人么!

水碧立即跪下請罪,“我早就知道妖尊你不會舍下蘇樂不管,所以早在山腳下,從你們進入九死醉尺開始,我就已經在鳳凰木上下了毒。蘇樂施力過多,能堅持到現在,想來他也是撐了許久。”

“至于妖尊你,最多再過一柱香的時間,也會。”

“修仙界可以沒有祁嬰,但是妖界不能沒有祁嬰。”

“我寧愿害自己,也不愿意害妖尊你。念往日情分,就還請妖尊手下留情吧。”

祁嬰在心里不由得怒吼:手下留情個屁!

他現在才是弱者好么!

九死醉尺是他修煉出來的,他最清楚該怎么破解九死醉尺。如果要沖破九死醉尺,只有兩個辦法。

要么,就是水碧自己主動交出九死醉尺。要么,就是他拼盡全力沖出九死醉尺的結界。

如果要硬拼沖出的話,他很有可能會深陷九死醉尺,再也離不開九死醉尺。不過…如果他真的硬拼沖了出去,那水碧則會因為九死醉尺結界被而反噬。

受到反噬的程度,取決于沖破者的修為。那水碧,勢必是要死的。

可是…

按照他對水碧的了解,水碧是絕對不會在這種情況下向他求情的。

祁嬰沉默著。

這其中一定有bug。

祁嬰將蘇樂好生摟住,唯恐他哪里磕著絆著。

終于—

踏浪劍劍刃泛著明白色的光,自動出鞘,插入水碧的心臟,只一寸。

水碧抬頭,“謝妖尊手下留情。”

踏浪劍并未自動歸鞘,而是沖破了宮闕,祁嬰將蘇樂打橫抱起,跟在踏浪劍的身后,往千丈高的結界最稀薄處而去。

宮闕內。

水碧粲然一笑,心臟處涌出鮮血來。

她任由著小妖扶起,她抬頭,望向還未消逝的月白光芒。

小妖:“宮主,為何就這么放走了妖尊?妖界那邊,恐怕不好交差。”

她沉沉道,“因為對我來說,祁嬰就是妖尊,妖尊就是祁嬰。換做別的人,我絕對不認。”

小妖擔心道,“可妖界那…”

水碧沉聲敘述道,“我可以交差。按照往日的情分,他現在還不會殺我。大阿山只不過是剛開始,這個下馬威,我送到了。”

“大阿山云雀宮宮主,不敵祁嬰上仙,被重傷,不幸…被祁嬰取走圣器九死醉尺。”

水碧堅定說完,小妖活生生扶著的‘水碧’竟然化為一縷霧氣,而真正的水碧,則是那正被鎖妖絲捆綁得死死的—蛟龍。這蛟龍,的確已經是重傷了。

大阿山云雀宮宮主,水妖,深潭蛟龍化為人形。后得妖界妖尊賜名,水碧。

鎖妖絲陷入水碧的身軀,傷痕累累,鮮紅的血液染紅了那一襲湖水藍衣裙。

不過多時,鎖妖絲從水碧的身軀抽出,沿著剛剛祁嬰離開的軌跡而去。

鎖妖絲重歸祁嬰手上的時候,大阿山的結界已經四分五裂。

萬萬沒想到,九死醉尺,就被水碧放在結界最稀薄的地方。

如今,祁嬰早就將裝有九死醉尺的沉香木錦盒放入了百物囊。而錦盒中的字條,祁嬰也已經匆匆過目。

離開九死醉尺,蘇樂還并沒有蘇醒。

祁嬰一路將蘇樂帶回了岐山,飛煙殿。

梓陌和蘇六簫等人已經回岐山搬了救兵,可是還沒等下山,就剛好撞見了祁嬰和蘇樂二人。

眾門派送上來的女弟子們還沒有離開岐山。

祁嬰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將蘇樂一路攔腰抱著,走入飛煙殿。

飛煙殿外的女弟子們—

“那是誰?祁嬰上仙剛剛似乎抱了個男子。難道…他們?”

“噓!呸呸呸,可不能胡說。那是蘇樂上仙。”

“啊?那是蘇樂上仙?”

祁嬰將蘇樂放在了他平日里休憩的床榻上。

他將門窗鎖緊,坐在床榻前,猶豫。

他怎么也不會想到,蘇樂現在竟然躺在這一張床上。

祁嬰解開淺紫布條,倒也是不將這布條收回來,反倒是塞入了蘇樂的百物囊內。

大阿山一行前,他有些事情并沒有想起來。

大阿山一行后,那些事情,他已經想起了一些。

箏月當初生祭蓮花絕燈,恐怕是因為蘇樂。

當初白月宗為了將箏月許給蘇樂,可沒少跑到洛書宗去。

可是,就算箏月生祭蓮花絕燈是因為蘇樂,那和他又有什么關聯?

真是奇怪。

祁嬰嘆了口氣,解開蘇樂的聽覺,想著他總是著,便也不懼口舌。

“都說妖尊的舌尖血包治百病,可你說說,我總不能親你吧。親了你,你不是占我便宜么?”

“現在你落在我手上了,可有的你罪受。”

這話剛一說完,祁嬰就是完全都沒有憐惜之意的將蘇樂扛在了肩上,走到浴池處,將他身上的衣褲卸了個干凈。

剛是一卸干凈的時候。

平日里沒羞沒臊的祁嬰便就是紅了臉。

蘇樂的…身材這么好的?

這…這那處地方竟然這般陽剛的?

祁嬰清了清嗓子,只覺有些燥熱,想著,肯定是他看蘇樂礙眼。

下一秒。

祁嬰竟然活生生的將蘇樂扔進了浴池里。

浴池之水來自岐山圣地的溫泉,溫熱,可緩解毒性。

祁嬰也不去看蘇樂,只是背過身去,在浴池一旁的藥柜上翻找靈藥。

岐山別的沒有,草藥倒是挺多的。

他念叨著,“你是個大老爺們,也別怪我直接就把你給扔了下去。”

他拿出一樣草藥便就是往浴池里扔一樣,跟扔蘇樂似的隨便。

“看在咱們是兄弟仙宗,也一起并肩作戰的份上,我也就不對你吝嗇了。等你醒過來,你可得好好的感謝感謝我。”

等扔了十幾樣草藥進去,祁嬰這一回頭,“…”

人呢?

祁嬰看到這溫泉水里冒著氣泡,暗道不好,便就是跳了下去。

等他好不容易將蘇樂撈起來的時候,這手還是屢次碰錯了地方。

要是讓蘇樂知道,他這手怕是就要廢了…

祁嬰將蘇樂**的后背貼在浴池光滑的壁上,“你一個修仙界第一人,就算是昏了過去,自己沉到水里去,也很丟人,你知道么?”

“還有,你可不能死。你要是赤身裸體的死在了浴池里,別人還不知道怎么想我呢。”

祁嬰氣喘吁吁,用手拍著蘇樂的臉,“蘇樂?”

祁嬰一拍腦門,隨即就將蘇樂拖到了地毯上。

他以一種極其標準的姿勢,按壓他的小腹,拋開不錯的手感不說,這種**的肉體,實在是…太有藝術感。

幾次按壓,蘇樂到底是嗆出了不少的水。

本著人道主義,救死扶傷的精神,祁嬰大義凜然的奉獻了自己—奉獻薄唇,貼在蘇樂的唇上,給他進行人工呼吸。

一炷香!

劃重點,一炷香后。

祁嬰坐在了地上,用濕漉漉的袖口拭汗。

這時,蘇樂的眼皮子竟然動了動。

祁嬰心虛,連忙就是把蘇樂給推進了浴池里…

蘇樂:“…”

祁嬰見蘇樂又是快沉進水底,忙是用手拉住他的手臂。

祁嬰松了口氣,“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蘇樂恢復神識,坐在浴池中,水滴順著他的頭發不斷往浴池中嘀嗒,兩個人就是這么的對視著。

場面極其…

奇異?

曖昧?

不,是難得的和諧、美觀。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快乐8稳赚选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