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言情 > 重生之言不由衷

更新時間:2019-10-10 08:11:47

重生之言不由衷 連載中

重生之言不由衷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北冥有雁 分類:言情 主角:鳳闌方寧晏

《重生之言不由衷》是北冥有雁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主角鳳闌方寧晏,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主角:鳳闌方寧晏鳳闌俯身抱起方寧晏,看著少年眼神渙散,柔聲說:道:“斂之,我帶你回家,別睡。”方寧晏露出一個淺淡的笑,“好。”“殿下..”方寧晏伸手摸著風闌的股頰,“您對斂之的好,能到什么時候?”方寧...展開

本書標簽: 鬼怪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之言不由衷 第六章 免費試讀

看方寧晏的眼神逐漸歸于清明,鳳闌無比慶幸少年雖然身體不好,但胃疾還沒到滴水難進的程度。

“舒服點了嗎?”鳳闌將人往上抱了抱,嗅著他身上的藥香,一顆焦躁難耐的心總算安定下來。

方寧晏微微點頭,隨即蹙眉:“殿下,對容公子那樣,真的可以嗎?”

“有何不可?”鳳闌垂眸看少年,淺笑道:“你不會以為我喜歡的人是秦容吧?”

“難道不是嗎?”方寧晏脫口而出。“當然不是。”鳳闌溫暖的手覆上方寧晏的眉眼,示意他趕緊閉眼睡覺,“我現在喜歡的人,是斂之。”方寧晏聞言微有羞澀地轉過臉。

確定方寧晏睡著后,鳳闌這才嘆了口氣,何止現在,從上一世開始,她滿心就是這個人。可她薄幸,蒼天薄幸,等了十五年才等到又一輪團聚。

輕輕松開手,望著方寧晏熟睡的眉眼,是難得的恬靜溫和,同平時那個總是帶著三分嘲弄的少年相差甚遠,明明就是清俊至極的樣貌,偏要讓自己顯得刻薄,鳳闌從前不懂,后來等這人離開,便越想越明白了。至于秦容…鳳闌纖細的手指撥開少年額前的碎發,手法溫柔,眼底卻是一片陰森,她上輩子為什么會覺得秦容好呢?

為什么呢…

不過是因為方寧晏總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即便做了好事用了好心也要給人一種施舍的錯覺,但秦容不同,他讓人覺得很舒服,其實現在想想,秦容偽裝得未必滴水不漏,只是那時候她厭惡方寧晏厭惡得厲害,所以也沒細究。那又為什么厭惡呢?可能是逐漸發覺對少年的心吧,一次兩次的好可以用巧合來形容,可方寧晏每次冷面做事,都是為了她好,甚至不惜折損自己,這讓她覺得很無措,很難堪,千百種復雜感情糅合在一起,便想要拼命逃離,卻從未注意到那人眼底的失落,還有越來越蒼白的臉色。

鳳闌深吸一口氣,阻止自己再想下去,方寧晏死前的樣子,她一遍都不愿意再回想。

天色驟冷,房間里卻溫暖如春,即便如此方寧晏躺在軟榻上看書,一旁的蝶鸞還要時不時給他添置毯子。眼瞅著蝶鸞都快將毯子疊出花來了,方寧晏終于忍不住了,他不善于同人打交道,所以說出口的話難免冷冰冰的,但細聽毫無敵意,“不用了蝶鸞,我不冷。”

蝶鸞不在意地笑笑,急忙說道:“您身體才見好王君,王爺說了,您若是再出點兒事,便叫我們全部投湖去。”

方寧晏握著書的手微微收緊,嘴角閃現一抹笑意,沒再吭聲。蝶鸞悄悄打量了一下方寧晏,覺得王君雖然看似不好相處,其實很好說話嘛。

蝶鸞去給方寧晏端粥,鳳闌上朝還沒回來,方寧晏第三次朝門口看了一眼,覺得今日女人回來的有些晚,想想,應該是容公子的事情吧。

方寧晏料想不錯,的確是秦容的事情,皇帝當朝數落了寧侯爺一頓,又將秦容下獄,隨意挾持傷害王君,這是重罪,下朝后鳳簡華不顧自己父親的低斥去求鳳闌,卻被不痛不癢的回避了,鳳闌笑得云淡風輕,卻看得鳳簡華渾身冒冷汗。

“秦容入獄了,你卻還逍遙著,你們對斂之做出那種事情,以為這就完了?”鳳闌含笑丟出最后一句話,轉身之際臉色驟沉,從容走了。

方寧晏深吸一口氣,去拿茶杯的功夫手中的書跌落在地,他順勢去撿,胸口卻忽然傳來一陣鈍痛,少年微微瞪大眼睛,探出去的手很快收回按在胸口,卻因為身體失重就要栽倒在地,蝶鸞回到見到這一幕差點兒嚇得魂飛魄散,登時扔了粥碗撲上去扶住方寧晏,“王君!王君您怎么了?”

方寧晏不愿意在外人面前示弱,只是慘白著臉按著胸口,微微搖頭。蝶鸞見他這樣立刻起身去外室拿了一個瓶子進來,“王君,是胸口不適嗎?這是老大夫留下的,您看有用嗎?”

方寧晏艱難地點了點頭,顫抖著從蝶鸞手中接過藥,吃了兩顆后靜等藥效發作,是心悸。他唇色泛著詭異的紫色,不知為何心里有些不安,“蝶鸞…你出去看看,殿下回來了嗎?”

聽方寧晏幾乎是氣音說話,蝶鸞哪里敢離開,正在兩難之際鳳闌走進來,方寧晏被蝶鸞擋著,她皺眉開口:“斂之?”“殿下!你總算回來了!”蝶鸞松了口氣。等看清方寧晏的樣子,鳳闌心頭一驚,急忙上前將人攬入懷中,“怎么了這是?”說完看向蝶鸞,不等她責備的話問出口,方寧晏抓住她的手腕,喉頭滾動了一下才說道:“別…跟蝶鸞沒關系,你出去吧…”最后這句話自然是對蝶鸞說的,少女感激地看了眼方寧晏,急忙退出去。“哪里痛?”鳳闌見他按著胸口,便覆手上去,“這里嗎?”

方寧晏枕在鳳闌肩頭,望著女人認真的神色,心口的疼痛真的緩和下來,她真的變了好多…方寧晏有些恍惚,忽然想起去年這時候,去年這時候他應該在廢院中,連個能保暖的被子都沒有,渾身疼得似乎要裂開,每天能有無數遍想著放棄,忽然光景一轉,鳳闌就像變了個人,被自己心愛之人如此疼惜,是他夢寐以求的,可為什么…總覺得跟做夢一樣。

“殿下…”方寧晏伸手摸著鳳闌的臉頰,“您對斂之的好,能到什么時候?”方寧晏甚至想著,等鳳闌對他的愛意枯竭的那一天,就是他徹底離開的時候,纏綿病榻這么些年,若說不累那是假的,可從前心里總憋著一口氣,覺得鳳闌可以愛別人為什么不能愛自己?而現在這口氣忽然就順暢了,徒留下心底某處空落落的。

對上方寧晏的視線,鳳闌心頭一驚,急忙握住他的手,放在唇邊吻了吻,“好到你我一抔黃土,無人惦念。”方寧晏忽然輕笑,只是笑意沒持續多久便被痛苦之色代替,他微微挺了挺胸口,艱難喘息一聲,“殿下…”“怎了?”鳳闌登時緊張起來。

方寧晏指著胸口,“疼…”擁著方寧晏,鳳闌只覺得自己在跟他一起疼,為什么不再早點兒呢!

“真好。”方寧晏喃喃,“從前一個人的時候,很難熬…總想著殿下能抱抱我,現在終于實現了…”鳳闌聞言俯身吻住少年,將他的呻吟一并吞下,她手下動作極盡溫柔,吻他的動作卻帶著幾分迫不及待,不多時方寧晏身子一軟,徹底癱在她懷里,微微闔上眼睛,噙著點點笑意睡著了。

鳳闌仔細看著他,心道你不相信,我便等著你相信,我們還有那么長的年月,等到滿頭華發的那天,你便會信了吧。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快乐8稳赚选二技巧